掩飾沙中綫延誤醜態畢露(潘焯鴻)

更新時間 (HKT): 2021.06.04 02:00

「不想回憶、未敢忘記。」這是經歷過這段歷史許多人的一個現實體會,悼念在心中。用歷史和軍事觀點看一件事,配合今日32周年正日,政府營造壓制六四悼念的氛圍,請讓我提出希臘智者修昔底德的一種理念。作為政治現實主義學派之源,修昔底德提出個人政治行為和國與國關係結果是主要由恐懼和自身利益構建。

大陸非常喜歡用「塔西佗陷阱」為管治立論,當苛政和威權形成抗拒,管治者的所有行為,屬好屬壞,都只會引起厭惡。威權個人政治行為就是為着自身利益,就自然形成了民眾的恐懼和厭惡,這既是社會苦難,亦自然萌生出一股正義。歷史必然會將一切記錄在案,林鄭月娥如果對後世的責難有所畏懼,就不會用抗疫限聚令壓制公眾公開悼念。或許說明,她個人政治利益的動力,遠大於本應對歷史懲惡揚善的一種自然恐懼。這亦可以解釋,鏡頭前林鄭月娥不知哪裏來的昂昂自若為何會滲透出濃烈虛榮,這就是「昂昂九九」現象。

「昂昂九九」一詞要多加解釋,免生誤會。「昂」形容傲睨自若的昂然,連字加重意境,就是林鄭月娥的臉板。「九」即九鼎重量,這股重量為壯膽而來。「重」諧音是「蠢」、好「蠢」、非常「蠢」。臉板源自虛榮刻意營造的昂然,其實就是愚蠢。

記得中學時,「鴨似的笑」是課文上奉承文化最好不過的形容。林鄭昂昂九九的臉板,襯絕港鐵金澤培「鴨似的笑」。就在幾日前,它和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跑出來宣佈沙中綫(屯馬綫)6月27日通車,同時公佈,陳帆在2020年10月向立法會鐵路事宜小組承諾2022年首季通車的沙中綫(過海段)則遙遙無期地延誤。

用「嚴峻」掩飾「延誤」

金澤培玩語言藝術,將延誤美化成「情況比之前更加嚴峻」,其掩飾是折墮表現,對市民和對管理他的人都是極度侮辱。鴨笑嘴臉繼續言顛語倒指出「嚴峻」是因為兩個在關鍵進程(Critical Path)上的工程項目所引起,分別是新舊路軌接駁及東鐵新訊號系統融合。

這根本是誤導。延誤最嚴重的當然要包括會展站工程,只要到灣仔碼頭一帶,就可以看到會展站距離落成使用還有萬丈距離。港鐵早前敲鑼打鼓,將新舊路軌接駁工程的難度誇大其詞,一場大龍鳳背後目的就是建立一個虛構的關鍵進程,掩飾會展站工程對過海段造成的延誤。

為何要掩飾?林鄭月娥一直推卸沙中綫醜聞是前朝的事,與她無關,但過海段在幾個月前才由她團隊鐵定2022年首季通車,幾個月後又要承認再度延誤,處事粗疏和管理不力就表露無遺。林鄭責無旁貸,更極可能成為尋求連任時被狙擊的重點。

還有,會展站承建商是誰? 掩飾會展站的延誤,將過海段延誤含糊其詞,就可以保護本身應該受到合約束縛、被追究合約責任的承建商。路政署上年9月才驗收金澤培現在說嚴峻的東鐵新訊號系統,當時臨門被踢爆造假,系統不但有問題,還衍生涉嫌用人手操作去掩飾事件的誠信問題,驗收變成笑話。路政署今日又話已經驗收沙中綫(屯馬綫),路政署究竟有多可靠?林鄭月娥和陳帆又有多可信?

沙中綫醜聞被拖拖拉拉,縱使大量螺絲帽被發現接駁不合格、剪鋼筋鐵證如山、物料數量被嚴重誇大並可能已造成巨額公帑損失,無論刑事追究偷呃拐騙或民事追究港鐵及承建商合約責任的工作上,林鄭月娥仍然是捧蛋,繼續尸位素餐不作為。權貴犯錯不予追究,自己友偷呃拐騙則視若無睹。一個獨行公民到商場反而被捕及檢控違反四人限聚令,社會自然會積累矛盾,把持公權力的權貴是如何荒謬呢?

兩鐵合併後的港鐵,一直沿用「短貴長平」的營商策略。長程比其他公共交通工具廉宜,目的就是扼殺競爭者的生存空間,以及堆砌更高的每日乘搭量。短程昂貴,當然就是追逐盈利而忘掉服務市民的初心。要謹記,港鐵是香港人的資產,讓香港人擁有一個廉宜便捷的集體運輸系統一直是政府和港鐵的任務。

由馬時亨到歐陽伯權,再加上金澤培,綿綿不斷地陷入「塔西佗陷阱」,香港人根本不相信這些人有能力管治好港鐵。究其原因,港鐵不但事故頻頻,就連準時及按成本交出一個鐵路項目都力有不逮。他們都是由特首委任,都是特首的自己友,他們持續不濟的表現一直加深着深層的社會矛盾。

(香港深層次矛盾系列十之四)

潘焯鴻

中科監察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