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2︱港大學生按傳統洗刷國殤之柱重漆太古橋 會長:不容政權竄改歷史

更新時間 (HKT): 2021.06.04 00:05

今年維園燭光被禁,但香港大學學生會表明會延續傳統,在六四當日洗刷校內國殤之柱和重髹太古橋上的標語,以悼念死難者,料成學界唯一正式悼念活動。會長郭永皓稱自己已經多年沒有出席支聯會舉辦的六四集會,但認為延續悼念活動是為了守護真相。

記者:關玉婷

2014年後本土思潮崛起,社會激辯六四集會的意義、挑戰支聯會的愛國綱領,六四集會已多年不見各大學學生會的旗幟。郭永皓稱,自己亦因不認同支聯會綱領,已多年沒有參與維園集會,直言即使今年集會未有被禁,港大學生會亦不會出席。他強調悼念和「平反」是有所不同:「(平反)都認同,不過係中國人嘅責任。」但他認為悼六四的意義是銘記真相、悼念死難者,對燭光被禁感到可惜:「紅線我哋觸摸唔到,連堅守真相佢都話唔得。」

郭在多個訪問中未有否認學生會立場保守,主張要和校方對話、外務要低調處理。但談到悼六四他以「底線、原則」形容,稱即使校方反對亦會續辦,認為不能任由政權竄改歷史:「悼念活動係為咗守護真相,我哋覺得係正當、正確,所以繼續做囉。」官方連日「放風」,指市民穿黑衣、點燭光都可能違法,郭指校方暫未明確表態反對,但若警方進入校園,會為同學安全起見腰斬活動。

國殤之柱是丹麥雕塑家高志活的作品,由50多個表情痛苦和被扭曲的人堆叠而成,象徵遭血腥鎮壓的死難者。回歸前最後一夜六四集會在數百名市民和學生通宵護送下運抵港大,校方其間一度阻撓並召警員到場,僵持多時後才得以豎立在現址。太古橋上「冷血屠城 烈士英魂不朽 誓殲豺狼 民主星火不滅」大字,則由時任太古堂宿生會主席張銳輝與同學在橋上鋪上黑布奮筆疾書,結果白漆直透布底,烙在橋上。

郭永皓稱,前人付出了很多才保住了港大僅餘的空間和言論自由,今年接棒學生會的他也希望藉延續「洗柱髹橋」傳統,提醒新生自由的可貴:「以前嘅人無輕易放棄,我哋都唔應該輕易放棄校園入面嘅自由。」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