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2︱生於6月4日 市民堅持到維園 持身份證等被搜查

更新時間 (HKT): 2021.06.04 18:42

警方大規模圍封維園,亦派出大量警員在現場巡邏戒備,仍有市民無懼現身,更打算開live拍攝現場情況。今年50多歲的歐陽先生,生於6月4日,自言從1989年後,未曾於正日慶祝生辰,近乎每年都會到維園悼念,為自由發聲。

一身黑衣黑褲、握着黃色毛巾及《蘋果日報》的歐陽,手持身份證站在維園通道中央,已作好被警方搜查的準備,「暫時仲未(被搜查),預備晒俾佢SS(stop and search,截停及搜查)㗎喇,冇乜所謂啦,其實又唔覺得恐懼」。

歐陽說,自己準備在今晚8點以手機光代替燭光,「希望用微小嘅力量,去感染其他人」,稱並不擔心今晚維園沒有燭光,若人流稀少亦不會失落,「網絡係會遍地開花,各有各做」。

他指出,六四與港人的傘運、魚蛋革命、反送中都有關連,認為維園燭光是一種形式,有薪火相傳的意義,「真係可以將六四嘅精神延續落去」。他亦認同香港自由每況愈下,「收窄到冇表達公民權利嘅自由」,自己選擇今日如期到場,「希望我哋嘅心、我哋嘅思想,唔好習慣去放棄人權自由」。

7旬婆婆到維園閱報:睇報紙有乜問題先?

警方今日在維園佈重兵,有人就選擇在維園閱報。今年70歲的李婆婆,手持一份印有六四和燭光的報紙在維園停留。她認為香港人有權在維園自由活動,「我幾歲就喺維園數星星,我嚟呢度學游水,踩roller都喺度,咁我睇報紙有乜問題先?」她強調,香港沒有法例限制閱報,「我識字就有權睇報紙」。

黃女士就手捧白色鮮花和電子蠟燭途經維園,她強調每年都要來,「我嚟咗30幾年,我每一年都嚟,我冇嚟我覺得自己好似虧欠咗唔知邊個,所以我決定只要我喺香港,我一定嚟,入唔到去,我喺門口,我講完」。

市民從未想到六四集會被禁

因為維園被封禁,他們人生第一次因為六四來維園。陳小姐自言,以前是「港豬」心態,亦覺得李卓人在六四集會叫口號「好行貨」,一直沒有參加六四集會。直到反修例運動令自己關心政治,今日特意到維園走走,「後生仔唔好出嚟,我哋出嚟,唔想佢哋覺得無人出嚟。」她指,到維園是想政權知道,香港人仍會出來,「為咗香港人出嚟,多過悼念。」

Ashley以往沒有參加維園燭光集會,今日特別到維園寫生,畫下被封禁的維園。她說,以前總以為可以明年再來,未想到六四集會被禁,「以前做無問題,突然間有一日唔得,究竟邊度出事?使唔使咁樣,呢度仲係咪香港?」她認為,警方越大陣仗,對照現場多是阿婆、阿叔駐足,令畫面更難看,大家有共識六四集會是和平活動,「你唔係今日先做香港人,今日先做香港警察」。

法律界市民:仍想摸吓條欄杆、感受一下條紅線

來自法律界的陳小姐(化名)今天身穿「8964 」黑T-shirt,在口罩寫上「人心不死」 到場。她憶起大學時首次出席六四集會是她的政治啟蒙,也是她成長的一部份,因此即使出門前知道今天將「重兵駐守」,也決意獨自到來走一圈。

她坦言,比起留在家中悼念,更希望能親身感受同在的感覺。雖然比起過往能與一眾市民坐在維園一同呼吸、一同梳理情緒,今天撫摸一下維園的欄杆已是她今天僅有的自由,但仍想「嚟摸吓條欄杆、感受一下條紅線,記住同警察嘅對視」,她形容惟有親身到場,才能好好記住這種不忿。

市民一家三口途經維園外維:打壓集會只會令更多人紀念

自1989年後便每年到維園悼念六四死難者的黃先生,今日傍晚亦有帶同太太及兒子途經維園硬地足球場外圍。他認為港府打壓六四集會,只會令更多人選擇紀念,「就算你封得到維園,你封唔到人哋屋企,封唔到世界各地」。

身穿黑衫及佩戴黑口罩的黃太坦言,今天曾擔心進入維園後會被拘捕,但她仍希望帶同兒子前來,將記憶傳承下去。而黃先生亦表示,兒子自從襁褓起便不曾缺席每年六四集會,即使今年燭光不再,他仍希望兒子記住北京政府當年對學生的所作所為。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