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2︱「靜坐亦會煽動他人」 警截查觀塘海濱點燈市民

更新時間 (HKT): 2021.06.05 01:13

6月4日晚上8點,觀塘海濱公園每幾步就有警員巡邏,每小隊大約8至10人,短短5分鐘步程已見三、四個小隊,當中包括軍裝及便衣警。

不少市民開了手機的燈,如平日般散步,亦有人開着燈坐在一旁,卻不見往年的燭光。8時半,警方突然展開行動,要求散步及坐着的市民出示身份證,氣氛驟然緊張,有一名正在散步的女士更被十多名警員包圍,要求她出示身份證,女子大叫:「我唔舒服。」

市民哭訴失點燈自由

剛被查完身份證的司馬田(化名)坐在草地上,眼裏泛着淚光,他說很傷心,「見到黑暗,香港需要光明,希望會有光明嘅時刻」,所以他帶了3部手機,開着了燈,平放於草地上。眼前是十幾名軍裝警員,包圍着另一名散步的市民,他搖頭感慨,這一天,心情很壞,要出來紓解一下心情。以往每年六四,他說自己都會去「那個地方」,但今年無法去,「大家都明原因啦,好傷感」。

他邊哭邊說:「估唔到全香港可以見到天空嘅地方,都畀佢哋霸晒」,只想在公園散心的他,沒料到面對這麼多警力,「企喺前面呢班,真係好浪費資源」。

他覺得在公園坐下來、點起燈的自由也失去了,「根本係坐在更大嘅監獄,同坐監無分別」。8時已到達海濱的他,眼前一批又一批的警員,已來回巡邏四、五次,他認為是想恫嚇市民,但他說自己一點也怕,只感憤怒。

「我哋可以做嘅,就係唔好驚」

談了一會兒,警員再次走到他面前,跟他說他的行為有機會煽動他人,他立即說﹕「我自己坐喺度點煽動?」警員回應說已提醒了他,當司馬田繼續跟他討論坐在草地如何煽動他人時,警員卻說:「我哋唔同你講呢啲。」

當一切都顯得如此荒謬,當坐在草地上、點着燈的自由也在空氣中揮發掉,他禁不住說:「佢哋唔介意荒謬,甚至刻意荒謬,我哋可以做嘅,就係唔好驚。」

「咁多差佬企喺度唔知為乜」

音樂噴泉在播放着圓舞曲,孩子們在水柱旁嬉鬧着。黃生(化名)坐在一旁,穿着白衣,口袋中亮着一點光,今年已60多歲的他,說1989年參與了大遊行,他記得那天是8號風球,「到死都唔會忘記六四!」

以往他都是到維園的,去年開始到觀塘海濱,他說去年很多人,今年明顯人數較少,「今年好多差佬,好少人點蠟燭,有法例吖嘛」。他說燭光不能點,便亮起小電筒,「咁多差佬企晒喺度,都唔知為乜,有幾多人啫?得啲細路仔!」

他不斷說今天的香港,比國內更差,而對於下年是否還能在維園悼念六四,他覺得機會渺茫,「今年就話疫情,下年又有其他借口啫,慘過大陸啊!香港而家衰成咁」。

警員繼續巡邏、截查,被截查身份證的市民繼續坐着,或散步着。音樂噴泉那一隅,繼續歌舞昇平。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