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野渡力撐:她願成犧牲者

更新時間 (HKT): 2021.06.05 02:00

【本報訊】「佢(鄒幸彤)同我講必須要企出嚟,喺度守住呢個底線,雖然可能係犧牲者,佢覺得一定要做呢個犧牲者。」鄒幸彤昨被捕,揭出其男友原來是內地維權人士、劉曉波好友野渡。野渡昨向本報透露兩人在獨立中文筆會相識,相戀數年,坦言早知女友隨時被捕,但他稱「自由之花從來不會是在忍讓與怯懦中得到,而是在無數志士的鮮血中盛放」。

鄒幸彤生於自由的中產家庭,一家四口,弟弟1989年出生,名叫「學希」,意思是「學運的希望」,全家人幾乎每年都會到維園悼念六四。中學就讀傳統名校英華女校的她,曾赴英國劍橋就讀。她早前向本報稱,「嗰時英國冇人搞六四悼念活動,我就諗不如自己搞」,將六四悼念引入英國。她當時在劍橋讀地球物理博士,專研地震,時值2008年發生汶川大地震,她驚覺中國政治安全壓倒一切,做科研毫無意義,決定回港從事中國勞工的活動,2010年加入支聯會做義工,六年後擔任副主席。她同時就讀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法律系,成為大律師,讀法律是為了深入了解中國勞工權益。

鄒幸彤擔任支聯會副主席帶點「神推鬼擁」。她曾說:「只因支聯會越來越多人被捕,真的沒人出來講話。」擔任頭面的角色,她認為有其使命:「頭面人物有公眾關注作保護傘,正正如此才應該說更多話,承擔一些不知名人物不應承擔的風險。」野渡形容女友是無比堅定而純粹的人,「佢對自由價值觀嘅堅守、對人權人道捍衞,不能容忍不義情況,呢個工作唔係為個人名利」。

「自由之花從來不會是在忍讓與怯懦中得到,而是在無數志士的鮮血中盛放。」

野渡是內地著名維權人士,是零八憲章首批簽署人之一,也是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及劉霞的好友。野渡稱與鄒幸彤在獨立中文筆會相識,相戀數年,坦言「我唔想佢(鄒幸彤)做犧牲者角色」。在鄒幸彤被捕前數小時,野渡昨日凌晨4時發帖:「想着你今(昨)天必然要面對的處境,便不能入眠⋯⋯」他很明白在現時香港自由將消失的情況下,「佢(鄒幸彤)只能係義無反顧地出嚟,明知呢個係一定會坐監,特別係呢幾年『縮沙嘅縮沙,走佬嘅走佬』,佢都同我講必須要有人企出嚟,喺度守住呢個底線,雖然可能係犧牲者,佢覺得一定要做呢個犧牲者」。野渡表示:「自由之花從來不會是在忍讓與怯懦中得到,而是在無數志士的鮮血中盛放。只有在最黑的夜中,光明才如此耀眼。」

野渡坦言,「被捕係我哋預料中嘅事,只不過係今(昨)日咩時候被拉」,事前兩人亦有討論過。鄒幸彤日前在網上提到,「你要我成世唔講六四,成世唔做一啲追求正義嘅事,呢個係比坐監更大的不自由」、「被捕就是現在香港的常態,你要在專政下爭取民主,要來就來吧」。去年六四當日鄒被控涉嫌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案件下周五提訊。

「香港仍然比大陸自由,從自由捍衞同堅守角度嚟講,對公義嘅堅持如果好似大陸咁,只停留喺個人私人小眾嘅表達,而唔係公開嘅堅守,咁樣好快就好似大陸一樣,所有自由都會消失無蹤。」野渡寄語港人必須堅持權利,合法情況下不應退讓,否則權利會被剝奪。

內地維權新聞記者及作家趙思樂是鄒幸彤好友,她稱從未參加六四悼念活動,亦不了解鄒:「為甚麼並不屬於她的事,中國民運中國民主甚麼的,她能做這麼多年?好好的劍橋不讀了,好好的大律師不去賺錢,衣着永遠是律師工服白襯衫黑皮鞋,私下就是社運相關的T-shirt。」趙昨特意點起燭光,「她要以自己的自由為賭注,點燃今晚的六四燭光,我只能讓這燭光不孤單」。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