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播種」《自由花》散落各區

更新時間 (HKT): 2021.06.06 02:00
■嫲嫲將喇叭放在都市暗角,播放六四新聞及民運歌曲。

【本報訊】六四夜晚上8時許,九龍東某遊樂場傳來《自由花》的歌聲。有小孩抵不住好奇,提燈嘗試在草叢深處尋找聲音來源。藏在草叢深處的揚聲器來自一群本地藝術家之手。他們周四起一連兩日在香港多處擺放喇叭,播放1989年新聞報道音檔及六四集會音樂。

暗角藏喇叭 以聲喚記憶

六四夜前夕,發起人嫲嫲(化名)和朋友在灣仔、黃大仙、大埔多處擺放六四喇叭。喇叭播放與六四有關的聲音,包括1989年電影新聞報道聲帶,以及多年來支聯會六四集會播放的歌曲,包括《自由花》、《民主會戰勝歸來》等。

生於六四後的嫲嫲一輩子只去過一次六四維園集會,中途他受不了儀式流程,選擇離場。但今年情況有別,「係香港政府對六四嘅處理令我覺得要take action」。當政權嘗試遏止持續32年的傳統,遏止時彈出的火苗卻燃起新的火焰,「禁止係對人性最大引誘,有咩唔知得?」嫲嫲選擇以聲音為媒介,因為他相信音樂最容易讓人身歷其境,尤其背後是香港人過往在維園自由舉起燭光的記憶。

嫲嫲在港島試行計劃之初,他謹慎地消去指紋,再把揚聲器投進垃圾桶、草叢後離開。「不帶恐懼嘅勇氣係好廉價。當我選擇行動嗰一刻係自由,經歷恐懼嗰個掙扎、做選擇嗰一刻,比起我渾渾噩噩過一日更有自由」。

垃圾桶內的揚聲器播放《血染的風采》,未幾被清潔工當垃圾清走,惟獨藏於港鐵站外的揚聲器每每引來途人回眸,有搬運工人抬貨物經過,不斷回頭尋找《民主會戰勝歸來》的來源。

6月4日市面氣氛明顯較6月3日緊張,衝鋒車在多區不停巡邏。這夜嫲嫲決定繼續留在九龍區行動。抗爭兩字讓人感到沉重,他認為香港人應學習「chill住抗爭」,把每一個微小的抗爭融入生活,「唔係叫你食黃店就當抗爭,但要將抗爭日常化,要享受抗爭呢件事,而唔係視抗爭為純粹壓力來源。要接受佢成為你每日不斷提醒自己嘅工具,直至一日有意義、更進一步嘅抗爭出現,要keep住團火陪你等到嗰日」。

野狼式行動 對抗無力感

前日,有人到維園跑64圈,有人拿花向維園警員鞠躬,嫲嫲說:「呢種各人做得幾多得幾多,嗰種創造力係你至少冇放過自己,或者冇畀無力感蓋過自己。」行動像一個互相看見的過程,他說過程中會看見同路人,會發現大家並不孤單。

與其他人相比,嫲嫲說行動談不上大膽,但他視小行動是最野狼式,且門檻低的抗爭。一部揚聲器透過聲音切入公共空間,他希望能給香港人最低的抗爭入場券,「嗰樣嘢唔只影響自己,而係影響地區其他人」。

嫲嫲甚至不介意訪問刊出後會被抨擊自欺欺人,「如果佢鬧我,即係佢做緊比我更有意義嘅事啦」。他以自瀆為比喻:「打飛機唔重要咩?如果你嘅抗爭係打飛機咁頻密,其實你都好高階。」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