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工程人員採訪遇警暴索償 審訊最後階段和解 官怒斥:難道我的作用是給你們發洩?

更新時間 (HKT): 2021.06.07 17:43
李小龍當日被警員搶走鋁梯及襲擊。

Now新聞台工程人員李小龍2014年採訪佔旺期間,遭警方搶走鋁梯及襲擊,事後入稟區域法院向警方索償,案件早前已完成傳召證人階段,原定雙方今日作結案陳詞。惟雙方突通知法庭已達成庭外和解,申請中止本案聆訊。已動筆撰寫判詞的法官李樹旭怒斥雙方浪費法庭時間,並質疑律政司可一早決定是否接受和解,直言:「難道我的作用是給你們發洩?我已沒有作用,對嗎?」

案件原定今日作結案陳詞,惟甫開庭,代表律政司的大律師黃紀怡便表示,雙方已達成和解協議,並向李官呈上協議書。代表李小龍的資深大律師林孟達亦透露,上周一始就和解一事給予李小龍法律意見,並已盡快處理和解事宜。二人對法庭花了逾15天審理本案,表示歉意。

李官聞言怒斥雙方浪費法庭時間及公帑,直言「審訊第16日才說『盡快』已沒有太多意義。」李透露,他處理同類案件近14年,首次遇到這種情況,並自言昨晚閱讀雙方的書面陳詞至深夜,甚至已開始動筆撰寫判詞,直斥:「你們想我怎樣做?難道我的作用是給你們發洩?我已沒有作用,對嗎?」

李官又謂,本案有多段影片佐證,雙方理應早已掌握證據,質疑律政司可一早決定是否接受庭外和解。李又謂,他對於雙方在開審15日之後才達成和解,感到極度遺憾,但他不會猜度背後原因。

基於雙方已達成和解,李官依例發出「湯林命令」(Tomlin Order),擱置本案的法律程序。湯林命令是在民事訴訟雙方達至和解協定時,將雙方要履行的職責寫於附表中,惟一切條款會保密。命令只是暫停訴訟的執行,若有一方不依據命令指示,另一方可向法庭申請恢復先前的訴訟。據知,被告即政府一方須負責原告人的一切法律費用,但金額保密。

根據庭上早前播放片段顯示,警員當日在山東街推進,當時於Now新聞台任攝影助理的原告李小龍偕同攝影師,從警方防線的右方走上前拍攝,其間遇上推進中的潘姓督察。畫面所見,原告曾單手捉緊鋁梯,阻擋警員靠近,但及後遭潘拉扯倒地。潘之後與其他同僚將原告制服在地上,一群配備圓盾的軍裝警員亦隨即上前築起人牆,阻止他人靠近和拍攝。

原告事後需接受精神科及臨床心理學家治療

有Now新聞台記者見狀指着原告並向警員表示:「記者嚟,記者嚟。」但遭警員無視並阻止靠近。之後原告被警方帶上行人路查問,其間原告曾撥打電話,又對拍攝中的鏡頭謂:「影晒㗎!我冇郁手㗎!」

據入稟狀指,原告於2014年11月25日晚上約9時在上海街遭警員毆打及非法禁錮,導致身體多處受傷和出現創傷後遺症。他於2017年入稟,向被告律政司司長索償。

原告提及事發後需要接受精神科醫生及臨床心理學家治療,亦需要服用安多酚藥物。他同意治療對他甚有幫助:「原本好多時會產生恐懼、幻覺,見完佢哋(醫生)嗰段時間,相對心情平和啲。」精神科醫生亦在原告「最鑽牛角尖」時,提醒他家中還有妻子和兒子,如此年輕不應終日受困於擔心的情緒。

原告特別提到事件令他經常躲進房間獨處,亦令他和家人的關係變差。他透露:「我同太太關係好疏遠,好瑣碎嘅嘢我都會發脾氣。同我個仔都好少互動。發生事前,我哋好開心,成日同佢玩。」

【案件編號:DCPI1635/19】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