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成中共左禍陪葬品(劉細良)

更新時間 (HKT): 2021.06.07 02:00

32年來香港維園六四燭光第一次熄滅,全世界都看到香港的黑暗,一張新聞圖片勝過林鄭千言萬語,謊稱香港已經回復正常。2021年的六四,比2020年更黑暗。支聯會的核心李卓人丶何俊仁已經陷獄,市民走在街上,點起蠟燭也會被警察要求吹熄!

為何中共會在形勢大定、佔盡上風後繼續不惜代價鎮壓香港呢?從理性決策角度來說,此乃相當不智行為,大家必須從中共「左禍」歷史去理解,才能看出端倪。中共建黨百年之所以左禍不絕,死於自己錯誤決策之手的人,比死於國民黨或內戰,數目多出N倍,這說明中共是一個不斷「內鬥」的團體,而且是通過不斷內鬥,找尋敵人,去維持黨內的領導權威,懾服黨內反對派。由於內鬥需要,中共傾向突出矛盾分歧,並且擴大矛盾,有利發動鬥爭,這同現代文明管治,講求理性包容,剛剛背道而馳。在公社運動集體化年代,農民自己養隻雞,也會被上綱上線為復辟資本主義反革命分子。

香港自2019中共祭出止暴制亂大旗開始,一直自以為掌握香港民情,經過緊急立蒙面法,圍攻中大理大震懾之後,深信香港人怕亂,會轉變立場,認為止暴制亂代表了香港群眾路線。結果?2019年11月區議會選舉,建制派迎來有史以來崩盤式大敗,中共於是進一步施壓,為香港立國安法,用惡法震懾逼市民就範,拘捕黎智英,將泛民初選「打造」成國安大案,一舉殲滅泛民主要政黨人物,摧毀議會監察力,這次以為足夠震懾香港人。結果,香港人立場丶信念不單沒有改變,繼續撐黃店,Mirror丶 Error丶反TVB,將信念結合生活實踐。這種方法會引致中共更嚴苛的壓迫,因為每一次的震懾,不單沒取得預期效果,反而令矛盾由政治層面擴散到生活層面。下一階段又會將矛頭指向傳媒丶教育,每一次的運動,又會製造新一批「敵人」。中共的左禍,是一次又一次的自證預言,不斷擴大矛盾,製造的敵人越多,再擴大鎮壓,如是者循環不息,直至釀成大禍。

鄧小平封印左毒被撕毀

鄧小平1979年用三條封印中共左毒:首先是禁止個人崇拜,領導人有任期,以免一人錯誤全國受害;其次是徹底否定文革,不再搞政治鬥爭,專心發展經濟;第三是提出黨政分家,限制黨的權力,不可以無限膨脹。在習近平年代,這三條封印已經撕毀,左禍再現。外交上盲目挑戰西方,中共與歐盟關係在特朗普下台後竟然急速倒退,而盲目鎮壓香港,為求挑戰西方核心價值,實際上自己一無所得,內政上國進民退,經濟創新動力枯竭,陷入中等收入陷阱。這些左的政策,正因為個人崇拜集大權於一身,重蹈毛澤東覆轍,黨內集體領導的糾錯機制失效,無法扭轉習近平一人的決策,官僚為求自保,紛紛採取寧左勿右方式,以免落後於形勢。

中共這場左禍會否繼續及擴大化,關乎今後存亡,西方正指控武肺乃人為外洩,圍堵政策已經成形,相信香港只是中共左禍下陪葬品之一。

劉細良

時事評論員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