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油彈案被告自認學歷低不懂向外國人求救 主控庭上教英文:警察英文係咩?

更新時間 (HKT): 2021.06.08 17:13

前年11月2日警方突擊搜查灣仔一間Airbnb單位,撿獲138支汽油彈、懷疑汽油彈半製成品及易燃液體等,並拘控四男一女。其中三男不認罪受審,案件於區域法院續審。任裝修學徒的男被告出庭自辯,他今指當日聽見撞聲,以為是黑社會,於是與其他人一同跳到下一層,卻被質疑當日沒有向下一層的外國人或走近他的人求救,直指他當日實是在單位內與其他人一起製造汽油彈。

主控律政司署理助理刑事檢控專員張卓勤盤問第五被告黃建棋(21歲),指當時在單位中聽到有人撞門,是否認為是警員撞門。黃稱,當時他以為黑社會或是「一啲好惡嘅人」想衝入單位,不排除有人想進入爆竊,當時並不知道是警方破門。黃指,他跟隨其他人在露台跳到下一層。

被告稱不懂以英語求救 主控窮追不捨問

黃早前自辯時指,因心儀案中女被告,應女方邀請到涉案單位。張今問黃,既然當時黃正追求楊泳茹,有否留意楊是否安全?黃稱沒有。張續指,「我咁樣講啱唔啱呢?你哋係大難臨頭各自飛呀!」黃稱並不知其他人的諗法。

案情指案中五人跳到樓下單位後,單位內的俄國人要求他們離開。張又問黃有否要求俄國人幫忙報警。黃稱自己只讀到中三,英語能力差,不懂如何與外國人溝通。張在庭上即場問黃「警察英文係乜嘢?」黃回應「police」 ;張再問「咁叫警察,或者報警,英文又係咩?」黃回應稱「call the police得唔得?」

張聞言即謂,「係囉,點解唔同佢講call the police呀?」,又指「你有冇同其他被告講『你哋用英文講啦,我哋俾人追殺呀』咁樣?」張再窮追不捨問「向人求救嘅英文係咩呀?」黃再稱「please help得唔得?」張稱:「得!答得好好呀!咁你又唔同個外國人講please help?」

黃稱「當時個人都好亂」,加上溝通能力不佳,「個腦冇呢啲字」,當時亦沒有要報警的想法。張則直指,黃當時根本正在逃避警方行動。黃不同意。

張又問,他在二樓雞煲餐廳的角落時「想匿埋,都冇諗住報警?」法官葉佐文亦追問,「講緊有人加害於你喎,有冇諗住報警?」張續指「搵警察、find the police處理惡人。」黃則稱本來打算「睇下可唔可以返單位度,拎返手機先」,並指當時他的腳已受傷,但以為是普通扭傷。

單位內兩個玻璃瓶有被告掌紋

黃稱,他在店舖內有男子行近問他名稱,黃稱當時有質疑他是否警察,「佢拎咗個卡套出嚟,但好快就收返埋,我望唔清卡套係啲咩。」

張再問為何不向對方透露自己受傷,或求救稱有黑社會或惡人破門。黃稱沒有想過一出來「遇到嘅係警察,嗰刻我唔敢出聲」;張質疑「你無辜㗎嘛、被害添!係求助嘅市民,點解唔講呀?唔講幾時講呀?」黃稱當時無人解答到他發生何事,「我唔敢亂咁講嘢。」

張讓黃翻看案發當日在單位內認領的證物相片,指黃當時向警員指牙膏套裝、黑色防護頭盔 、泳鏡、護目鏡、手套、護脛等物品是屬於他的。黃今稱當時他只是「亂認」,事實上只有眼鏡盒及眼藥水是屬於他。他解釋,「我驚我淨係講幾樣個人物品係我,警員會唔信。因為佢哋已經對我有懷疑。」

他認為以上他「亂認」的物品中,全數與示威有無關,因頭盔可作單車頭盔、護目鏡可在工程使用、手套可平時使用。張卻稱「你所謂亂認嘅物品,由頭到腳都齊,夠你由頭包到落腳,仲可以替換添。你逐樣話都同示威無關,如果一齊用嘅話,係咪同示威無關?」黃稱不知道,但接受效果是如此。

張指出,牙膏套裝是預期給人使用,可以在單位留過夜 。而案發當日,他去到涉案單位時,已知單位內有製作汽油彈,黃到單位的原因不只單純追求楊泳茹,而是一起使用工具及材料製造汽油彈,所以單位中有兩個玻璃瓶有其掌紋。

張再指,警方破門前有表露身份,黃在雞煲店中被發現是因為逃避警方。張直指與同案4名被告一同管有汽油彈的材用於損壞財產,供給他本人及其他人使用。而黃當日在單位內向警員認領的物品並不是「亂認」,而是真的屬於他的。黃一槪否認。

被告:只是記得「梁天琦」這個人名

張問他是否認同楊對事件的看法,黃稱「我係唔明白好多政治嘅嘢。我冇一個立場,認同定唔認同。佢講啲政治理念,講到我完全唔明白;但係我有睇新聞,訴求嗰啲我知。」

他稱,只是記得「梁天琦」這個人名,其他政治理念沒有刻意記住,「當時我已經唔明,所以回想唔到。」張及法官要求他複述楊的說法,黃稱「我get到就係,反修例風波係源自一個叫陳同佳嘅人,佢殺咗女朋友返嚟香港」,並引起政府修例,有市民反對。其後有6月9日有遊行,楊繼續有解釋6月9日政府仍堅持二讀,故引發有包圍立法會。楊亦有提及過8月5日有人發起大三罷、「8月31日旺角太子一帶發生咩事、10.1港島一帶發生的事」等等。

辯方傳召三名辯方證人,包括趙姓女街坊指案發前曾與被告在旺角見面。

父出庭為兒子作證:我探佢叫佢養好身體,食飽啲唔好凍親自己

被告的66歲父親出庭出供,指案發前一日他起床準備上班時見兒子仍在睡覺,放工回家後則見他坐着打機,然後沒有在家吃飯便出街。主控張卓勤問黃父是否知道兒子被控嚴重控罪,又問他與兒子關係如何,黃父稱「 佢係我個仔,梗係親㗎啦!」觀眾席傳來笑聲,張隨即問黃父「庭上笑嘅人同你有冇關係?」黃父回應「冇,佢哋笑佢哋嘅。我希望佢哋唔好笑, 尊重法庭。」張即意又所指謂「講得好呀,我哋要守規矩呀。」法官葉佐文此時提醒:「主控官呀,你做返好你嘅嘢。」

張問審訊前有否與被告討論本案案情,黃父語帶激動稱,自己幾乎日日探望兒子,「冇討論!我亦冇問!我探佢叫佢養好身體,食飽啲、唔好凍親自己。佢成日咳嘅,我叫佢着多件衫。做老豆梗係要(關心)啦,基本呀呢啲。」

被告同事池文林(譯音)則供稱,認為黃是虛心學習、善良的人,兩人關係亦兄亦弟,會相約出來食飯。案發前他相約被告到荃灣與友人打邊爐,留意到黃一直使用手機,離開前感到雀躍,「我知佢追緊個女仔,我可以形容佢當時嘴角含春,男人老狗發晒姣咁」。池指,黃較文靜,故見他有此表情特別深刻,「之前冇見過佢笑淫淫咁嘅樣。」

當日他離開時沒有問被告目的地,「唔通問佢男人老狗三點幾去邊咩?」池指過去曾與被告交換對社會事件的看法,但只限於在社交媒體見到一些消息時談起,均是一句起、兩句止。

所有證人作供完畢。審訊明續。

本案共有五名被告,其中女被告楊泳茹(23歲)及莫禮滔(23歲)早前認罪,判囚三年兩個月。餘下被告鄭錦輝、丘建威及黃建棋(年齡介乎20至25歲)否認管有物品意圖摧毀或損壞財產罪。

【案件編號:DCCC97/20】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