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長稱遭示威者以膠棍襲擊 官即日判被告脫罪 警員第三次被法庭裁定不可信

更新時間 (HKT): 2021.06.09 17:21
警員張曉峰今第三度被法庭裁定為不可靠證人

前年11月2日市民於港島舉行多場集會,惟之後演變成警⺠衝突。19歲無業⻘年被指當日在灣仔用棍狀物襲擊警長,被控襲警罪,案件今日經審訊後,裁判官鄧少雄即日裁定被告無罪。曾於另外兩案被法庭裁定為不可靠證人的警員張曉鋒,今遭鄧官質疑,指他強調擔心被告會用長棍傷人,但卻沒留意及觀察被告的舉動;其記事冊從沒提及襲警一事,認為若然事件屬實,他不可能不作記錄。

被告王維泰(19歲)被控於2019年11⽉2⽇,在灣仔告⼠打道及盧押道交界,襲擊在正當執⾏職務的警務⼈員,即警長4393鄧駿業。

鄧官裁決時指,警員張曉鋒在他的警員記事冊中,聲稱擔心被告會用手上的白長棍傷害他人,張理應留意被告的舉動,惟張在追截被告時,對被告的舉動卻沒有觀察,甚至見不到被告有否打中警長鄧駿業,只能說出長棍在鄧警長的腰間出現。鄧官又指,鄧警長聲稱他用警棍截擊了被告的長棍襲擊,兩棍相交一刻必然發出聲響,張警員不可能聽不到。

另外,張在他的記事冊從沒提及被告襲擊一事,但事件若然屬實,他不可能不作記錄,因為他強調自己擔心被告用棍傷人。

鄧官又指,鄧警長在記事冊中指被告「企圖用手持白色膠棍,試圖向本隊同事方向襲擊」,但他的證供卻指被告確實襲擊了他,兩者並不相符。鄧官認為,鄧警長任職警察19年,教育程度至中七,難以理解為何他會用「企圖」、「試圖」等字。

加上,警方當日以參與非法集結、使用蒙面物品、管有攻擊性武器及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罪名被捕,惟欠襲警罪,令人大惑不解,故裁定控方未能舉證至毫無合理疑點。

辯方質疑記事冊寫「企圖」「試圖」

現駐守機動部隊總部的鄧駿業供稱,事發當日下午約4時半,他從通訊機得知灣仔有嚴重暴力事件,有人投擲汽油彈、刑事毀壞及堵路,於是與隊員奉命到灣仔高調巡邏。他們約5時到達灣仔告士打道,其間得知皇后大道東有破壞事件,打算到場拘捕涉案人士。

惟警車駛至盧押道時,一群為數約200人的懷疑非法集結人從告士打道衝出馬路,他們大多戴着口罩,有人手持武器或木棍。鄧指示司機停車,與隊員下車驅散,並警告群眾散去,否則用武力。

此時,穿黑色長䄂衫褲、背著黑色袋、戴豬嘴面罩的被告沿盧押道走出來,手拿5呎長白色棍狀物。鄧認為有理由相信他干犯了刑事罪行,於是指示同事向他推進。被告隨即沿告士打道向金鐘方向逃走。

追逐數十米後,鄧跑近至與男子距離約6呎時,被告突然轉身舉起長棍向鄧的上身揮動,鄧馬上用手上的警棍截擊。被告繼而「棄棍」轉身繼續逃跑,惟於十多米外被截獲。鄧的同事馬上趕至合力制服被告,並以非法集結、使用蒙面物品、管有攻擊性武器等罪名拘捕被告。

辯方大狀郭憬憲質疑,鄧在警員記事冊記錄,被告事發時「企圖用手持白色膠棍,試圖向本隊同事方向襲擊」,質疑鄧為何不直接形容被告用棍襲他,「你點睇得出邊忽係企圖、邊忽係試圖?」,並質疑他「作故仔」。鄧承認「企圖」一詞用得不好,但強調事件是連貫動作,否認作故仔。

郭又問,警方在現場撿取的膠棍形狀特別,一端為普通棍狀,另一端為一個圖形,質疑鄧為何不記錄被告用哪一端襲擊他。鄧稱「唔記得寫」,但對此事印象很深刻。郭隨即指,其實被告當日沒有施襲,更沒管有長棍,所以他才沒有記錄,直指警方插贓嫁禍,「求其搵支棍話係被告」,再憑空捏造襲警劇情,誣衊被告。鄧表示「完全唔同意」。

郭續指,鄧於同年12月及翌年5月的口供中,補充了被告「向本人方向揮棍」,以及被告「立刻轉身,將手持的白色棍舉高,向本人上身揮棍」,質疑他「加鹽加醋」。鄧不同意。

警員過往兩度出庭作證 均被法庭裁定為不可靠證人

鄧的隊員張曉鋒則作供指,事發時他見到被告身穿全黑衣物,右手手持約一米長的白色棍,從盧押道跑出告士打道。他擔心被告會用長棍傷害其他人,於是與鄧上前追截。當時鄧追在前方,被告曾轉身向鄧腰部揮棍,但他看不到有否擊中。未幾鄧成功截停被告,被告隨即將長棍丢到地上。張協助制服被告5秒後,在地上撿取疑為被告手持的白色棍,而當時地上沒有其他類似的白色棍。

辯方盤問指,張的記事冊僅指被告「右手手持白色棍」,沒提襲警情節,惟在7個月後的書面證供,卻添加被告「手持棍揮動着跑動,之後向4393的腰間襲擊」字眼。

辯方又指,張過往曾兩度以控方證人身份作供,但均遭法庭裁定為不可靠證人,質疑他是否記性差。張否認,澄清自己記憶正常,並謂辯方提及的三位被告他都有印象。

【案件編號:ESCC2073/20】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