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2周年︱舊東德秘密警察總部討論香港局勢 在德學人鄺頌晴:歷史不應被篡改

更新時間 (HKT): 2021.06.09 00:01

柏林時間6月1日,當地組織Robert Havemann Society舉辦論壇,討論「後國安法」時代香港的民主及審查狀況。席間講者提到香港在抗疫上成果不俗,但政府依然以抗疫為理由,禁止大規模集會,加上以《國安法》之名取得用戶資料,呼籲德國從香港身上學到教訓,更多了解中國。

撰文、拍攝:匡翹

2年前的6月9日,民陣第三度發起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遊行,當日有103萬人組成白衣人海逼爆港島,塞滿維園至金鐘政總的馬路和行人路,創下香港人回歸以來最大規模遊行紀錄,然而香港人的抗爭歷史可能隨年月被抹殺。主辦上述論壇的組織Robert Havemann Society於兩德統一後成立,主要工作為保存及整理東德期間的反抗歷史,傳承反抗歷史及經驗。

是次論壇名為「網絡不會忘記 香港民主發展及數碼監控」(Das Internet vergisst nicht. Demokratiebewegung und (digitale) Zensur in Hongkong),出席者包括在德留學的鄺頌晴、德國記者Felix Lee、德國政治學者Moritz Rudolf及香港記者Holmes Chan,並由德國馬歇爾基金會專注亞洲項目的學者Mareike Ohlberg主持。

華藉疫情宣傳「中國優勢」

整個討論圍繞《國安法》實行與疫情後香港的民主運動狀況,以及德國應該如何從香港的案例中學習。

一直在德國報道香港議題的德國記者Felix Lee認為,中國藉全球疫情的時機,趁機對全球作政治宣傳,「它輸出的想法,是中國在不同範疇表現優秀,甚至做得比西方世界更好。」Felix Lee說。他認為,為了避免受中國過多的影響,德國要做的是,減少對中國的依賴。問題在於,德國雖然不是整體經濟上依賴中國,但有部份重要行業如汽車製造業、化工業等相當仰賴中國市場。「香港的前總督彭定康也曾說過,對中國你必須強硬,否則中國會不當你一回事。我覺得德國應該要變得更強硬。」Felix Lee說。

也有與會者指出,《國安法》至今其實未有人被定罪。但如Holmes Chan也提出,即使未有人被定罪,但大批人士已被拘押,不能保釋。未有人被定罪,加上疫情導致街頭運動降溫,不代表香港的情況並不嚴峻。

鄺頌晴認為,德國應該從香港的例子學到教訓,而歐洲議會凍結中歐投資協議,亦可見歐洲意識到中國的威脅。「我覺得這對歐盟來說,可算是當頭棒喝,也被迫去回應。一來這是中國外交層面上越來越『狼死』的後果,也是歐洲國家的醒覺。他們知道,不能再像幾十年前般,希望用貿易來打開中國。」

歐洲對華政策難180度轉變

但她也認為,歐洲的對華政策不會立即完全轉變,「那些國家現在已開始知道,在這情況下,他們要改變自己的中國政策。中歐投資協議被凍結這事件可以反映這迹象,但這是否出現即時180度的轉變?我個人就覺得不會,他應該是要比較長的時間才看得到。但如果國際形勢始終變化不大,各國慢慢與中國經濟上脫鈎的情況,會越來越明顯。」

而《國安法》對傳媒、網上平台的監控,也影響抗爭事件的相關史料如何被保存。當《國安法》可以要求個別媒體或平台將懷疑犯《國安法》的內容下架,這其實已經影響到相關史料保存的問題。

用區塊鏈技術記錄真相

論壇中亦提及,有個別網站在香港已因為《國安法》而被封鎖,在《國安法》下,世界或香港的人想要知道香港到底發生過甚麼事,會變得越來越困難。「不過我看到有許多人正在做一些工作,例如用區塊鏈技術記錄真相,讓歷史不那麼容易被篡改,也會把網站設在歐洲、台灣等。」

鄺頌晴說:「所以今天可以在舊東德秘密警察(Stasi)的總部去討論這件事,其實是很有意義的。因為這裏成功保留當時秘密警察如何監控人民的紀錄,在這裏討論,帶有特別的歷史意義。」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