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方指藏棍可引申推論藏汽油彈 官反問:按摩院客人知道有賣淫又可入罪?

更新時間 (HKT): 2021.06.09 17:09

前年11月2日警方突擊搜查灣仔一間Airbnb單位,撿獲138支汽油彈、懷疑汽油彈半製成品及易燃液體等,並拘控四男一女。其中三男否認管有物品意圖摧毀或損壞財產罪受審,審訊最後一日,主控稱涉案單位有伸縮棍等「公然違法物品」,能支持證明屋內的汽油彈由各被告管有。法官葉佐文提出質疑並謂:「又例如,個單位係色情按摩院,個客人知有賣淫或者毒品活動嘞,唔通個客人又管有汽油彈咩?」

控辯雙方已完成所有舉證。法官葉佐文要求雙方在結案陳詞討論數項議題,包括案中有些證物曾被移動過,移動的程度為何及將如何影響證供;而單位內出現示威用具,該些物品對控方舉證三名被告管有汽油彈有何關連。

單位內無第三被告指紋 官問如何「管有」汽油彈

另外,葉官要求雙方討論第一及第三被告在伸縮棍等證物上的DNA及指紋,對控方舉證有何相關性;第一被告在本案是否首要犯案者角色;而單位內沒有檢出第三被告的指模,那第三被告在本案是甚麼性質的「管有」汽油彈?葉官亦希望雙方澄清各被告逃跑,對控方舉證三人管有汽油彈的相關性。

各方一度討論,屋內搜出有第一被告指紋的伸縮棍,是否有助控方舉證所有被告管有汽油彈。葉官質疑本案控罪並非暴動或非法集結,管有伸縮棍是一旦定罪後判刑時的考慮,多於用作舉證被告管有汽油彈。

擔任案件主控的律政司署理助理刑事檢控專員張卓勤則指,在單位內有大量伸縮棍及盾牌等示威常用裝備,且在單位內四散,被告顯然對單位的事宜知情。

葉官指,汽油彈是遠距離攻擊武器,而伸縮棍是「近距離肢體抗爭工具」,質問如何能以伸縮棍協助舉證被告管有汽油彈之目的,「唔通掟彈嘅人一定會拎伸縮棍?如果你告佢哋暴動同管有攻擊性武器,我就明啫」,並要求主控提出法例或案例,指管有肢體衝突工具可以構成管有汽油彈意圖的推論。

主控此時稱,法庭並不一定要裁定眾被告「管有」伸縮棍,而是依賴伸縮棍的數量,「成屋都係佢哋嘅嘢,所以屋內嘅汽油彈都屬於佢哋。」葉官聞言問:「即係十個枕頭、十對拖鞋都得?」 主控稱是,並指這些伸縮棍只是放在枱上,是「公然放違法物品喺單位內」,顯示眾人對單位的整個環境知情。

官:若有翻版韓劇,咁啲汽油彈又係佢嘅?個連接點喺邊?

葉官聞言稱,「例如有包毒品、或者翻版韓劇光碟、或者私煙喺度,咁啲汽油彈又係佢㗎喇喎?又係關佢事?『公然違法』吖嘛!個連接點喺邊度?」葉官續指,「又例如,個單位係色情按摩院,個客人知有賣淫,或者毒品活動嘞,唔通個客人又管有汽油彈咩?我認有毒品呀,但係你要我認埋汽油彈就唔認,咁又點?『知道』夠唔夠定罪先?」張主控稱,這是「定罪嘅踏腳石」。

葉官再拋出問題,指沒有在單位內的工具找到第三被告的指紋,「係咪代表佢都有意識破壞他人財產?個單位又唔係佢租,如何證明成屋都係汽油彈係屬於佢?毫無合理疑點下證明喎。」主控稱,不知情的人根本不能進入單位,並指伸縮棍及汽油彈的「方向一致」,都是示威會用到的物品。葉官始終不解:「你係咪有證供證明到有人左手用汽油彈、右手用伸縮棍先?兩件事嚟㗎嘛。」

主控又稱,涉案汽油彈「可以」供其他人使用,單看單位內的物品已可以推論。葉官反駁「『可以』乜都得啦!「可以」拎去賣都得!」葉官並指:「控罪寫到好闊㗎喎。證供已經完咗,有咩證供證明佢管有、仲要畀人用?呢個係更進一步喎。」

葉官再次詢問主控:「如果成屋有都非法品物,私煙、色情刊物呀、毒品呀、翻版碟呀,咁嗰支汽油彈一定屬於佢嘅?呢個係咪控方立場?第三被告見到嘞,係點『管有』嘅呢?」他並指:「係呢啲另外非法用途嘛,我吸毒販毒之嘛。你又話汽油彈係我㗎?咁好似唔係好通噃。」

主控嘗試解釋,指「若果有人管有伸縮棍,意圖作非法使用,如果法官滿意佢係管有汽油彈……」但未待主控說畢,葉官就稱「咪定罪囉!唔通管有喺度欣賞咩?」

主控終同意不可由伸縮棍證明管有汽油彈

葉官最終一錘定音:「你同唔同意你唔可以用伸縮棍嚟證明佢哋管有汽油彈?」主控稱同意,葉官稱「咁得嘞」。控方亦同意在屋內搜出被告大量個人物品,可以證明他在屋內管有物品,但就不可以證明物品用於掟出或示威使用的用途。葉官指「今日用咗咁多時間拗,之後唔使拗呢樣嘢嘞。」

案件押後至7月30日作結案陳詞,暫定於8月18日裁決。

本案共有五名被告,其中女被告楊泳茹(23歲)及莫禮滔(23歲)早前認罪,判囚三年兩個月。餘下被告鄭錦輝、丘建威及黃建棋(20至25歲)否認管有物品意圖摧毀或損壞財產罪。

【案件編號:DCCC97/20】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