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識殺科︱資深教師張銳輝提早退休:政府親手斷送教育發展重要方向

更新時間 (HKT): 2021.06.10 17:53

教育局上周甫公佈公民與社會發展科課程和評估指引,任教舊制高考及新高中通識教育科近30年,身兼教育專業人員協會理事的張銳輝,尚有8年才屆退休之齡,毅然提早退休。他接受《蘋果》訪問表示,選擇在轉捩關鍵時刻退下,非學校教學環境受壓力,主要原因來自個人與家庭。張不無感慨道:「現在是政府親手斷送教育發展重要方向……最後歷史責任,是他們要負責。」通識科教師的教協副會長田方澤亦狠批:「現在那新科已不是有紅線,而是『紅海』!」

「通識科及教育界不過是代罪羔羊」

執教鞭近30年的張銳輝,指通識開科以來,不但是教育界,而是社會不同界別,包括慈善團體、傳媒等均曾為此科付出過,為下一代提供豐富的研習材料;今日他毅然離開教育界,他慨嘆:「本身通識科是教改很關鍵的科目,我會看成香港走向進步,教育制度向前走的重要一步;現在是政府親手斷送教育發展重要方向……最後歷史責任,是他們要負責,歷史自有評價,現在發展是倒退,絕對有負我們下一代。」

他續說,社會躁動亦責不在通識,推動年輕人參與社會運動的意識。「政府不檢視自身問題,反指摘提出問題的人,而走去滅聲,問題亦沒有解決——通識科,教育界不過是代罪羔羊。」

帶學生到內地了解上訪:反思怎改善內地人生活

自通識開科以來,張銳輝一直是代表人物。回顧歷年來與學生的探究活動,他難忘當年的反高鐵事件,指不少通識科老師身體力行,領着學生走入群眾,了解當時參與社會運動人物,以及弱勢社群各自的心態。因為通識「今日中國」單元,當年學界尚未有太多往內地考察活動,亦因通識增加學生不同考察體驗:「透過非官方組織考察,很見到學生因為親身體驗,由很片面認識內地,最後,雖然亦會見到國情的正、負兩面,不過當全面見到,建立了自己的認知,那種看法是更重要。」

他補充,過去帶學生到內地了解上訪請願,人民為自己討公道的狀況,無疑拓寬學生關注視點:「沒錯,那是負面的國情,但學生已不是流於不喜歡,而是反思怎令內地人生活好一點,制度上有何改善地方;一定不是建制派簡單論述,令學生不喜歡中國。」

「離開純粹個人與家庭考慮」

他續指,以現時公社科課程和評估指引,真正開放討論空間大幅收窄,流於單一角度論述:「課程中就國情,或香港的政治制度、一國兩制等,通識科是以『問題』模式表達,為問題找答案,當中有很大空間,貫徹探究式課程的理念。現時(公社科)是變成『描述』,像『改革開放如何為人民生活有改善』,對香港政治制度是『肯定』等等,都屬官方角度。」惟單元三,涉及全球性的議題未見主導式灌輸,像公共衞生、可持續發展等未見紅線延伸,教師尚能就此與學生多角度思考。

張銳輝強調,辭職非因政治因素,指現時執教的紅線,因個人言論動輒得咎亦已發生,離開純粹個人與家庭考慮。「其實現在已經發生,每位教師都面對的壓力、風險。」他暫時會先休息,未有任何新計劃,自言已累積多年的教學經驗,冀仍有空間貢獻社群。

田方澤:新科不是有紅線而是「紅海」

本身是通識科教師的教協副會長田方澤指,業內不少資深通識科教師已陸續請辭。「你想培養學生批判性思考,探討社會議題的發展,現在那新科已不是有紅線,而是『紅海』!令大家都沒辦法講真話」。

田透露,業內不少資深通識科教師已相繼辭職;縱然他對公社科有質疑,暫未有計劃離職;在今日政治氣候下,選擇留下亦有憂慮:「教師會否講錯說話動輒得咎?是否有很多教育局無理調查?」不過,他仍然覺得在如此制度下,可以用「大人」身份陪伴學生成長亦有意義。「新科當然令教師擔心,不過教師的核心工作仍有其價值。」他不諱言有「最壞打算」:「今時今日香港,有甚麼沒有風險?但在教師的崗位,便做好自己專業。有同業覺得不可講真話而離開;對我來說,堅持講真話,也是有專業的勇氣。」

批課程「寫死」 難培育學生高階思維

他形容,現時該科的課程及評估指引「寫得很死」,難有更大空間培育學生高階思維,從資料梳理自己的判斷,從中有所反思:「現在新課程內有不少既定立場,上網找客觀事實再解釋立場,此技巧都重要,但對高中生來說的確覺無聊。」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