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清潔工被控爭議是否適合答辯 主控問辯方專家收費多少 官:即你以後可以問律師收幾錢?

更新時間 (HKT): 2021.06.11 13:46
主控蔡夢帆

輕度智障清潔工「發仔」李啟發涉前年10月在旺角示威,被控非法集結等三罪,控辯雙方爭議「發仔」是否適合答辯,案件今續審。辯方專家證人供稱,發仔不能完全理解控罪與法庭程序,亦不明白證人的供詞,難以辯護。至盤問尾聲,控方突然問辯方專家證人所收取的費用,聲稱這關乎其可信性,旁聽席聽罷一片譁然。裁判官劉淑嫻質疑謂:「即係你以後可以問律師收幾錢、專家收幾錢?」辯方亦反對問題,稱這是嚴重指控,亦非與案相關。劉官最終不批准問題,稱專家證人遵照指引作供,應知須堅守獨立性。

報稱兼職清潔工的被告李啟發(32歲)被控非法集結、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及違反蒙面法三罪。他被指前年10月12日在旺角警署外犯案,包括管有一支雷射筆。而他早前承認去年初在屯門管有汽油彈及雷射筆,判囚8個月,及後向高等法院上訴得直獲減刑釋放。

控方質疑被告不知雷射筆可傷人及危害社會

辯方專家證人、精神科醫生郭偉明的專家報告透露,發仔的智商為66,據世衞定義屬於輕度智障,智商相等於9至12歲孩童。他認為,發仔適合答辯的能力僅僅「擲界」(borderline),但考慮到法庭缺乏受過專業訓練、可與智障人士溝通的中介人,他傾向認為發仔不適合答辯。

郭指,發仔不能完全理解控罪與法庭程序,亦不明白證人的供詞,難以辯護;而他對於認罪與不認罪的分別,也僅是一知半解。醫生特別強調,發仔在庭上「一直耷低頭,冇完全參與」,質疑謂:「佢能唔能夠知我哋討論緊乜嘢呢?」

郭醫生在主控蔡夢帆盤問下供稱,並非所有輕度智障人士都不適合答辯,要視乎控罪的複雜程度。郭相信,除非發仔受過特別教導,否則他未必知道到雷射筆的危險性。由於發仔對雷射筆沒認知,故他並不知雷射筆的傷人風險,「佢同我講(雷射光)係射落地下,整出一啲好靚嘅pattern(圖案)。對佢嚟講,可能只係一個玩具或者電筒」。

控方質疑,如發仔不知雷射筆可傷人,將會危害公眾安全。郭強調這是社會的教育責任,並反問謂:「如果係咁,係咪所有智障朋友都唔應該接觸到雷射筆吖?佢哋去餐廳,都冇話唔可以用刀叉㗎!」

兩名政府精神科醫生均指不適合答辯

郭又透露,發仔表示當日之所以去到案發現場,是因為聽說有人「打死細路」,要去「燒街衣」,打算認識朋友。至於涉案雷射筆,被告稱是「人哋畀、用嚟玩」,可以發出好看的光線。郭強調,他花了很多時間、心機與技巧,「360度咁問」,才從被告口中問出上述資料,若非受過專業訓練是難以做到。

控方陳詞指,發仔去年會見郭時,能夠大致表達案情,聲稱當日去現場「識女仔」及「啲女仔好高要求」,並提及其家庭經濟狀況,而這些都不是9至12歲孩童可理解的社會觀念。控方認為,即使發仔的理解及表達能力不足,但控方專家證人同意,若重複及詳細地解釋問題,他便「有機會理解到」。

辯方回應時強調,發仔可回答郭的問題,絕不等於他可給予辯護律師任何指示、或者可回應證人供詞。而且辯方專家證人也提到,向智障人士有效提問需要經過專業訓練,並非花費時間或心力便足夠。

對於控方指發仔懂得「識女仔」的含意,辯方質疑控方沒向專家查問此點,「真係唔知道呢啲(識女仔)說法代表乜嘢」,強調需由專家給予意見,而非由控方自行提出結論。

劉官將案件押至下月19日續審,屆時將會裁定發仔是否適合答辯,惟不論裁決結果,之後都會傳召其他證人作供。若發仔適合答辯,便會展開審訊;若不適合,控方亦要證明他干犯控罪所指的行為。

據了解,若果發仔不適合答辯,而控方又堅持傳召證人,法庭最終不會裁定發仔是否罪成,僅會決定是否判醫院令。

【案件編號:WKCC2327/20】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