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妝達人賣樓擲500萬搞自然養殖魚排:想香港人食有良心嘅魚

更新時間 (HKT): 2021.06.11 00:10

「漁民就像這條鯨魚,由上岸一刻已經死了,至少死了一部份」,電影《香港仔》中,飾演漁佬的吳孟達一句金句,道破香港的前世今生。香港曾以「第一產業」(Primary Industry)起家,直至急速轉型為商業世界,港人從此被銀紙包裝得金光閃閃,卻在內裏徹底迷失。任職化妝師廿載的林子龍(Alex)卻選擇毅然辭職,從城市走到海中,賣掉物業豪擲500萬經營魚排。即使較花心機和時間,他仍堅決使用各種自然養殖方法養靚魚,為的是讓港人有啖好魚食,「國內嘅魚我越知得多,覺得越唔應該食,想香港人食返啲有良心嘅魚」。

記者 盧珮瑤

攝影 馬楚烽、夏家朗

從外表看上來,對比其他傳統漁民,43歲的林子龍(Alex)已算是非常「標奇立異」:一頭dreadlock頭、黝黑皮膚配上型爆紋身。一身運動造型,原來他本身正正是「大海男兒」,亦是滑浪令他找尋到現時經營魚排的榕樹澳。

香港山水好 傾心榕樹澳

Alex原本任職化妝師20多年,更有自己的婚紗店,但滑浪把他帶入漁業,「嗰時一滑水我就鍾意咗呢度!」漸漸與一班漁民相交,開始參加養魚課程,亦自己讀到很多養魚相關的科學研究,鑽研如何可養出豐滿健康的魚兒,最終決定賣掉物業,與胞姊一起經營魚排,成為其品牌「本土養殖」的重地。

Alex現時養魚年資達9年,而「本土養殖」則開業3年,他指自己養魚初期並未辭職,需要兩邊走,「有日頭嘅時候就喺魚排,冇嘅話就返去辦公室畫畫畫」,現時Alex已全職投入魚排工作,「簡直係傾家蕩產呀而家,我諗由『本土養殖』(成立)到而家用咗500萬」。

Alex在經營魚排初期,除了要面對盡地一鋪的勇氣,亦要面對朋友的好奇心,「好多唔知嘅朋友會話:『吓!你喺香港養魚呀?香港啲水好差㗎喎!你係咪應該繼續喺度養魚呀?』,有好多呢啲問題」。不過,Alex則相信,香港的條件並非不適合種植或養魚,「有好多人唔知嘅就係,無論山定水,香港係亞洲區內其中一個最多天然物種嘅地區,各種條件都好適合唔同生物生長,只係好多人變咗城市化,唔知呢件事」。

寄生蟲致一晚死6萬魚苗

現時Alex魚排主要飼養5種魚,包括黃立倉、石倉魚、懵仔魚、鱸魚和泥鯭,他笑言現時黃立倉和懵仔魚是「拿手好戲」,分別約有3萬多條和4,000條。Alex指,自己挑選這5款品種,全因夠平民,「我唔想養啲貴價魚,因為有錢嘅人唔使我供魚畀佢哋食,我初心係更多唔同嘅人可以食到有良心嘅魚」。

新手上路,難免跌到「損手爛腳」。Alex指,於2015年曾出現一個大型毒紅潮,「嗰年全港漁民都好慘,死咗好多魚」,笑言自己當時未成為全職漁民,避過一劫。

是禍卻總躲不過,Alex成為全職漁民後,曾因寄生蟲而一晚損失6萬條魚苗,「因為我哋呢個灣營養過盛,變相有多啲寄生蟲,而且每年水溫都係半度半度咁升,變相寄生蟲繁殖得快好多」,結果6萬條魚苗就此白白犧牲,「嗰度係好大嘅心機同金錢,其實都好失落、好灰心,覺得係咪我技術唔夠呢?係咪唔應該繼續進行呢件事……始終我係靠養魚維生,一個漁民唔會搵到好多錢,死咗6萬條其實係好傷害嘅事」,一晚損失近4萬元。

餵護肝中藥 神經血締劏魚更人道

雖然曾損失慘重,Alex堅持以自然養殖方法養魚,「如果香港養殖嚟講,我諗係冇人會咁做,因為太花心機同埋時間。香港人做乜都要快,養魚都要快,所以我諗香港得我會咁做」。

在Alex餵飼魚兒時,記者發現他使用的飼料與平日漁民所用的有所不同,充滿水份,原來與魚兒容易有腸道問題有關,「例如如果佢哋有腸炎嘅話,我會浸啲洋蔥蒜頭水,浸喺飼料入面餵佢哋食,當洋蔥蒜頭水醫好佢哋嘅病,就為佢哋補充返啲水克菲爾,幫啲魚做啲酵素,咁腸就可以多啲消化菌。佢哋要消化得好,先可以吸收到好啲嘅營養」。Alex指,當發現魚兒生病,亦盡量不會使用西藥,「大自然係好奇妙,咸水魚偏偏用淡水,可以醫到好多病」,因此會試試將魚兒浸到淡水,若不成功便會再加上洋蔥蒜頭水治病。

Alex的養魚之道不止於治病,「我成日覺得保健比治療係更加重要」,因此魚的肝亦是他關注的部位。現時Alex每個月有10數天均會餵魚兒吃護肝中藥,以熱水浸泡中藥,再將飼料浸在其中作餵飼,以達護肝之效。

魚兒變得肥肥白白後,牠們的感受亦與Alex相連,「好似街市嗰啲,扑一下再劏,其實條魚仲有好多感受喺度,佢可能唔識郁,但佢係清醒咁睇住你劏,呢樣係我非常唔願意做嘅事」。於是,Alex採用與日本「血拔」類似的神經血締方法,先將針刺進魚兒的神經,待牠失去知覺後,才放血、去內臟和打鱗。Alex指,神經血締令魚兒肌肉更放鬆,血管擴張後,放血可放得更乾淨,減少魚腥味之餘,亦令魚肉更白滑,肉質更佳。

「我哋都唔支持自己,咁仲有咩好做?」

Alex現時的產品主要在「本地養殖」網出售,另外在「上水貨舖」亦不時有寄賣。銷售點未算多,Alex亦認為現時香港的魚市場被國內魚所壟斷,尤其國內出產的以價錢取勝,「我同本地嘅比唔係話貴好多,但同國內嘅比可能爭成倍」。以一款7両的本目鱸扒為例,在「本土養殖」的售價為165元。

價錢貴,但也在於物有所值,Alex特意調整產品,令魚兒更合乎港人口味。他認為,港人不願吃魚,全因兩大問題:有骨和魚腥味,「腥嗰度我解決晒,但如果佢係整條嘅魚,我解決唔到骨嘅問題,所以就專登出啲冇骨魚排,希望小朋友都容易食到,亦唔需要擔心鯁骨之類」。

做了近半世城市人,竟選擇到海上重新開始,記者問漁業對Alex到底有何重要性?他反指,港人應思考食材對自己的重要性,「其實香港好怪,全世界工業頭三、五位一定關食材事,惟獨香港係完全冇,因為全部都靠外來嘢」,認為台灣的自給自足值得讓港人學習。

他憶述,自己年輕時的香港有很多「香港製造」物品,「所以我哋呢一代先成日講返兒時回憶,先有咁大嘅情感」,但慨嘆現時年輕一代已不再能經歷這段時期,「如果我哋不停靠外來嘢,只係不停有班商人喺度鬥平……我哋喺度大嘅,都唔支持自己做嘅嘢,咁仲有咩好做?」

斯文女生實習做「賣魚婆」

年輕一代同樣珍惜「香港製造」,王顥潣(Moon)是其中一員。雖然仍在就讀科大生物化學及細胞生物學3年級,但已透過「未研香港」實習計劃成為Alex的「最強後盾」,「主要係因為我真係好鍾意海洋,我都唔知點解!」。

Moon與Alex有着強烈對比,斯文外表與魚排上的漁民格格不入,卻在搬飼料、捉魚、洗魚等勞動工作上表現得井井有條,惟獨考驗「眼明手快」的神經血締卻令她怕怕,「第一下拮,未必拮到魚嘅神經,佢(魚兒)有啲痛苦嘅掙扎,我嗰刻真係覺得,『啊!我心好痛,我唔想再做喇』,覺得自己好殘忍!」

不過,Moon為了心愛的汪洋和工作機會,不惜在學校特意旁聽一些有關海洋發展的課堂,更與Alex一同構思以水耕方式種植海蘆筍的新計劃。她坦言,自己在加入魚排實習前,並未有太大決心發展養殖業,但實習過後,決心畢業後便到台灣進修,將養殖技術帶回香港。當年輕人對漁業耍手擰頭,Moon卻一頭栽進去,「眼見住香港由當初擁有自己嘅第一產業、一啲好特別嘅文化,慢慢沖得越嚟越淡,其實係幾唔開心,我都想自己做嘅可以改變到呢件事」。

魚排政策掣肘多多 區議員促漁護檢視政策

「未研香港」計劃發起人之一、北區區議會主席羅庭德指,現時在香港有規模養魚的魚排「十隻手指數得晒,Alex係嘗試量產嘅人」。不過,他認為現時漁業仍受政府政策多番掣肘,如漁民希望擴充魚排面積,先要獲牌照,「就好似的士牌咁,發牌唔會再出新牌,只可以買舊牌照」,亦要經城規會諮詢程序,包括諮詢鄉事會、海上持份者等。

除了程序繁複,羅批評現時榕樹澳真正營運養魚的人數並不多,「沿路搭船入嚟都係見到Alex一檔養緊魚,其他可能已經改裝咗,養少少魚去燒吓烤」,斥現時「有資源嘅人唔創造,創造嘅人就冇資源」,促漁護署檢視魚排管理政策「甩漏」,「點解有心養魚嘅人就冇空間去發揮?」。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