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孚:黃苗子還是詩家 - 羅孚

更新時間 (HKT): 2012.09.16 05:20

黃苗子以百歲高齡離開這個塵世後,我寫了〈黃苗子不僅僅是書法家〉(《明報月刊》,二○一二年二月號)一文悼念他,文中提到他是書畫家和作家。本文特別補充說明他還是詩家。他和詩的緣分從早年直到晚年都是分不開的。
《逝者》一詩不見於他的詩集,二○○八年由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的《黃苗子詩詞》也沒收。詩云:
逝者如斯舊侶儕,獨於生死念于懷。搴旗慷慨光壇坫,上轎然疑入釣台。評白皮書文可讀,照丹心語意堪哀。蓋棺論定終難事,總為蒼生惜此才。
于懷是喬冠華的筆名,上一世紀四十年代,他在香港和重慶寫過多篇洋洋灑灑幾千字的評論國際時事的大文,此外,他的《方生未死之間》談文化現象的論文尤為傳誦一時。七十年代北京取得聯合國席位,率領第一個代表團去聯合國的就是他。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