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的90年:四毫變廿二 的史1

更新時間 (HKT): 2013.10.05 05:20

1923年,的士4毫子起錶,2013年底,市區的士將加價至$22,原來香港人已經打的90載。這「21個6」的升幅,已經足以反映香港人過去將近一個世紀如何的瘋狂。不知多少個從指縫間輕易流走的兩蚊雞,它的力量原來可以很大,不但牽動車租、牌價、司機情緒,甚至是整個投資文化。今天,當想到一個的士牌的牌價可以買一層樓,慨嘆生不逢時!

記者:陳芷慧
攝影:陳盛臣、林栢鈞、劉永發、陳國良
部份圖片由張順光提供

$2的厲害

的士小巴權益關注大聯盟主席黎銘洪:「我投棄權票。舊年我原本否決議案,因為交資會通過議案之後,泰和車行伍熀已經想加租,佢話你否決我又加,唔否決我都加㗎喇!後來佢答應唔即時加租,我先唔反對。」

的士司機鍾尚志:「吓?車行點會同你平$2?你!呃!人!其實,物價貴,加車租在所難免,我預計5個月內一定加車租。不過,我最唔同意頭9公里加1毫變$1.6。你話,$3.2,我收唔收嗰兩毫呢?兩毫又冇理由收人哋1蚊,變相因加得減,引起不必要的爭拗。」

49個團體 玩分化

問及過往爭取的士加價最難忘的片段,黃保強毫不猶豫地回答:「一定係今次。唔單止同商會之間開會討論,舊年仲被立法會否決。今年6月喺立法會同政黨開會,講到聲沙。」其實,為甚麼香港有那麼多的士團體?根據運輸署資料年報,全港有全利電召的士聯會、城市的士車主司機聯會、汽車交通運輸業總工會 、的士權益協會等49個的士團體。「事緣1984年,香港政府運輸司施恪向立法局提出,批准的士加價的同時,增加的士牌費及首次登記稅,並即時生效。的士行業全無反對機會,引起業界強烈不滿。全港的士罷駛遊行,逼滿彌敦道,有人乘機搞事,擲石放火。事後政府覺得唔係好掂,鼓勵的士行業各自成立團體組織,無形中進行分化,往後有啲咩事唔會一面倒反政府。」的士司機鍾尚志補充:「唔止係咁。一個商會點夠牙力同政府周旋?車行、車主、司機各自成立唔同組織,一齊向政府施壓先有力量。」實情是人多意見多,車主、司機以及不同界別的群組,都需要維護自身的利益。

組聯盟因為李嘉誠

的士小巴權益關注大聯盟經常與香港的士商會唱反調就是最佳例子。「03年李嘉誠搞點到點的邨巴,首當其衝梗係的士啦,後來小巴都覺得有威脅,於是組織聯盟爭取權益。唔係每個商會都同我哋啱傾,好似我同黃保強經常唱反調,因為香港的士商會就正正係政府的喉舌。」不過,黎銘洪自言他跟黃保強總是「分歧地合作」,憶述他最難忘的鬥爭,必然是他提出「短加長減」的建議,黎以此引以為傲。「短加長減呢個建議係由我先提出,因為04年有好多八折黨,一般的士司機搵唔到一個長途客,加上好多去機場客都搵『雞記』,我提出呢個建議來應付。當時大部份的士團體都接受我建議,就係黃保強反對,因為我首9公里減2毫,去機場$300變$200。不過,後來的士司機多番長途客,仲刺激牌價上升,黃保強先讚我個建議正!」每次遇有的士議題,先見報的都是黎銘洪,雖然他只是小巴司機,從未揸的士,但為了坐穩主席這個位置,他每天重溫的士歷史,務求記者有問必答。「再講埋畀你聽,咁多次示威政府最快有回應,就係新界的士阻塞機場那件事,竟然加價唔加新界的士,我聯同幾個團體主席,悄悄地帶一個大橫額,潛進運輸署的活動中示威,之後連前特首曾蔭權都叫秘書打畀我問我發生咩事呀!」

牌價原是免費叉燒

現時市區的士牌價675萬元,越趨接近豪宅。的士牌照,原本這塊免費的「叉燒」,因從政府限發牌照開始,變成一發不可收拾的炒賣工具,的士牌制度是怎樣訂立?1964年前,香港的士服務由八間的士公司經營,由警務處負責發牌,不時以配額方式發出新牌照,使的士牌照的總數,約相等於私家車牌照總數百分之三。到1964年,政府以招標方式發牌。黃保強憶述:「當年係暗標申請價高者得。73年政府發100個的士牌,我用11萬買咗一個。唉!當時政府係根據庫房需要增發牌照,3個月後政府竟然又發1,000個牌,牌價跌至8萬元,3萬蚊差價已經可以買到當時新樓北角新都城,識得有行家接受唔到呢個事實患咗精神病。」

80年代瘋狂發牌

的士界抗爭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