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皮香港心

更新時間 (HKT): 2014.10.19 05:20

放催淚彈那天,人潮外圍站了一群金髮碧眼、短褲拖鞋喝啤酒的人,在金鐘的雨衣口罩陣中份外顯眼。他們只站在邊沿,不會前進,也不會後退,只默默守護腳下寸土。數月前,洋人在蘭桂坊食女鬧得熱烘烘,說英語的「鬼佬」被酸作「洋腸」。過客或沉迷酒色歌舞,以港為家的一些洋人卻選擇另一種方式,活在悲喜共存的香港地。為民主發聲、投入社區文化……這群「鬼佬」,白色皮囊下,包着一顆香港心。

記者:彭海燕

攝影:黃子偉、林栢鈞、陳永威、劉永發

司馬文:“我家的油漆掉落,就要重新髹過。”

這個城市有一種flower power

香港政局second handover

當年來港,口袋只得四千元,司馬文自認今日也不富有,兩年前和香港人太太結婚,早說明自己是個poor man,「現在的收入主要來自區議員的薪水,太太也有工作,生活不成問題。香港物價指數頗高,我平日會帶水壺、三文治上班,也會盡量光顧茶餐廳,減低消費。」居港多年,他學識格價,學懂問:「幾多錢?」這未算厲害,自稱「鬼佬」的他,講香港政治更耍家,「我稱現在為“second handover”,自2003年起,中國逐漸插手香港事務,CY上台後更變本加厲。過去四年,香港人開始關注時事,談論教育、保育到移民政策等等,在此之前,只有學院才會研究這些議題。這是非常好的現象,社會需要討論才能向前邁進。我對香港的未來,仍然非常樂觀。」

Jonathan Stubbs:“我鄰居背景很多樣化,有記者、藝術家……”

寬敞庭園 自種香草

Douglas Silin:“小社區舞火龍,我感到特別有能量。”

為了貓咪 不再移民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