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物籽】撚雀 鳥語茶香 也文也武

更新時間 (HKT): 2015.08.30 05:20

【寵物籽:寵愛生命】
清晨6時,70歲的李伯已捧着愛雀,來到大帽山山腰的端記茶樓。茶樓老闆曾伯正坐在二樓吃排骨飯,兩人相識二十載,卻仍不大「啱嘴形」,打聲招呼後便各自飲茶等老友。另一邊廂,牛池灣村的新龍城茶樓內,91歲的林伯掛好雀籠、開好茶,老闆利哥說林伯已幫襯二十餘年,每朝也和雀友打躉三小時多。它們都是香港僅餘、仍然讓雀友聚腳的茶樓,老闆堅持守護玩雀品茗的茶樓舊貌,讓這抹人情風味在我城繼續留香。

藝人李我在個人著作《李我講古》中說過,三十年代他還是個小朋友時,閣麟街兩旁都是賣雀仔的店舖,後來被投訴污糟兼阻街,店才陸續搬到永吉街的得雲茶樓附近,品茗賞鳥的風氣由此而生。那時候隨手一個竹籠、隨意撈捕一隻野雀寶寶,再順便將飛上門尋仔的雀媽媽一同關起飼養,就是庶民的樂趣。七十年代香港經濟起飛,養雀潮登上巔𥧌,品茗賞鳥的熱潮亦隨之盛行,「高陞」、「得男」、「三多」、「富陸」、「雲來」、「龍鳳」等茶樓在港九遍地開花。今年已62歲的根叔當了半世紀點心師傅,走過多間大酒店的中菜廳和新斗記等富貴名店,最叫他懷念的舊日茶樓內的眾生相,包括雀友們自成一層,清晨起打躉至中午的熱鬧場面。

舊式茶樓 玩雀也分性格

1966年,13歲的根叔入行當點心學徒,每早天未光,樓高數層的茶樓便擠滿魚販、肉販和果販等填飽肚後便要急着回市場開檔的商人。他們一走,座位又瞬間換上白領和工人等打工族,根叔說記憶中客人魚貫出入,勞勞役役從未停,「蝦餃、燒賣、芋角」等點心叫賣聲此起彼落,茶樓主要收入都靠這些低樓層的客人。衝過人群向上層走,撲面迎來一片夾雜鳥語和茶香的空氣,那裏是專屬雀友的樂園。他們每人家養數雀,天天帶不同款的上茶樓,並按鳥種是文或武分開兩邊坐。文雀如相思、黑白和黃肚等講求身材比例與聲線之美,連帶主人亦較富書卷氣息,只會細語,似是怕騷擾愛雀高歌。反觀捧來畫眉和吱喳等霸氣武雀的茶客,打鬥賭錢的殺氣甚重,桌上縱有一盅兩件,但從來不求果腹,就只盼賺對方一筆,有錢的話飲茶也飽。吓,那豈不是蝕錢?「當時每間茶樓都各自有捧場雀友,老闆都會視他們為旺場客,讓每層都座無虛席,從不趕客!」根叔笑着說。

新龍城茶樓:屢被投訴 雀友自成一區

端記茶樓:雀鳥澡堂 天天都沖涼

新龍城茶樓

端記茶樓

舊日風情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