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陌度阡】雜草 - 坪原猴

更新時間 (HKT): 2019.06.23 02:20

陶淵明的《歸園田居》(之三):「種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道狹草木長,夕露沾我衣。衣沾不足惜,但使願無違。」寫的是農夫清早便到田園除草,到傍晚才能回家作息的面貌,過了千年,這些描述都仍然適用於香港的農民身上。除草是農夫最沒完沒了的工作,但精明的農夫也有幾招去減省用手拔草這種沒效率又討厭的勞動。

毒藥濫殺打壓 野草越加反撲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