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做首都】黃大仙被遺忘一隅 百年竹園鄉滅村在即

更新時間 (HKT): 2019.12.16 02:20

【爭做首都】
抗爭六個月,十八區開花,這邊圍警署,那邊堵路,區區光復,網民謔稱為首都之爭。最先收穫的,是鄰里關係,果籽一連數星期,走訪各抗爭重鎮,聽聽街坊怎麼說。
抗爭迄今已逾半年,黃大仙居民一路走來逐漸覺醒,上月區議會選舉更成功以選票踢走所有建制派,民主派全取25個議席,黃大仙的「黃」可謂實至名歸。竹園,又名竹園鄉或竹園村,原本是黃大仙區域的地名,然而現今世人眼中的竹園鄉,彷彿只有排檔及士多,卻不知這狹小的一隅,仍有幾十戶人家聚居,發展巨輪在此停滯,這一帶仍保留着歷史中香港木屋區的模樣。

這個地方,名叫「竹園鄉」,亦叫「竹園聯合村」,村落在清朝已有記載,範圍曾遍及現今天馬苑、竹園北邨、竹園南邨、黃大仙下邨及鳳凰新邨一帶,有數百戶人聚居。黃大仙的舊稱「竹園」,正由此而來。自1957年起的多次拆遷及建樓,村落默默成就黃大仙的興旺發展,然而剩下這一小塊,卻被大眾遺忘。一直到早前的黃大仙警民衝突,催淚彈與汽油彈誤中竹園鄉,加上新公佈的施政報告計劃收回市區三大寮屋區——茶果嶺村、牛池灣村及竹園鄉的私人土地,才令這條村落再次被大眾看見。

寮屋拆遷在即 土盟幫居民

候任區議員阿裕:政府懶理

67歲原居婆婆 被誤作新移民

寮屋居民各有訴求

竹園鄉的居民混雜了新移民、低收入戶及原居民,他們各有訴求,然而2018年政府公佈「510方案」時,卻沒有徵詢過寮屋戶的意見。

以屋換屋

朱太住竹園鄉30年,當初以50,000元買下130呎劏房單位。期待收地多年,她希望拆遷時,政府可以「屋換屋」的方式作出賠償。她解釋:「這個單位,我死了以後可以給兒子住。但如我住廉租屋,我死後就會收回單位,我覺得完全沒保障。」

上樓公屋

阿芳從內地來港十多年,住過竹園鄉劏房,後來以11,000元租金在竹園鄉租了約700呎的單位,算是全村最「豪華」一間。她希望可以獲派公屋,不用再「捱貴租」。

不想搬遷

郭太太同樣從內地來港,丈夫在30多年前買下竹園鄉的獨立寮屋,以前舖後居的方式經營士多。為了生計,亦因為覺得寮屋的居住空間較大,他們不想搬遷。

隨遇而安

陸婆婆今年67歲,在竹園鄉出生及長大,是竹園鄉少見的原居民。她在此養大五個子女,平日盡享兒孫福。她說:「你說這兒環境好不好,年輕人當然說不好,但對我們老人家來說,隨便和方便,就可以了。」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