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陌度阡】自給自足的菜園農圃 - 坪原猴

更新時間 (HKT): 2020.04.13 02:20
東京的社區農圃。

【越陌度阡】
上星期談過打仗時一般市民都要學種菜養雞,那麼在太平盛世,城市人耕田又有沒有意義呢?在二次大戰剛完結之後的幾年,「勝利農圃」依然運作,因為百廢待興,食物和基本的民生物資仍然匱乏。戰後農業首先復興,好像香港戰後新開設的拓展署(跟後來成立的拓展署TDD不同),署長不是搞土地開發的人,而是香港大學的生物教授香樂思博士(G.A.C. Herklots),香樂思教授本身也是農業專家,戰後的香港以增加食物資源為本,所以找一個能搞糧食的專家擔任拓展署的頭頭,香港的現代漁農業技術都是由他開始由外國引進的。

社區園圃 抗衡消費文化

透過勞動 擺脫永續貧困

另外一個更全面的價值,就是重塑社區關係,現代社會越趨疏離,大家一起到共有的園圃耕作,能重新建立鄰里關係,這也是感動我開辦社區農圃的主要原因。每次見到農場內的一班農夫,各自背景不同,有專業人士、生意人、學者,但同時也有賣菜的、清潔的、當三行的、退休的在這裏,大家都是一身樸實衣裳、一身泥土,快快樂樂地耕種,唯一能令大家讚嘆的,就是誰人種得大、種得好,互相分享成果的時候。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