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周記】大帽山上的守望者 - Daniel-C

更新時間 (HKT): 2020.05.02 02:20
二○一六年「香港100越野賽」終點,賽事腰斬前參賽者在暴寒中衝線。

【野人周記】
「有熊野古道的味道,改天要來走一趟。」山友A看到我手機上傳遠足途中的即時照片,留下回應。疫情下保持社交距離,只能選擇熟悉易走又人流相對較少的山徑單獨出行,途中不忘給可信賴的朋友留個位置。這天逆走麥理浩徑第八段登大帽山,離開郊野公園遊客中心,正在穿越密林中的石砌階梯。「我倒是聯想到《刺客聶隱娘》。」雖無歷史可發思古幽情,也不若那智森林遮天蔽日,這一段林中石階,有種幽秘氛圍。

「甚麼?麥徑中竟然有你未走過的路段?」同一群組的朋友十分驚訝。也難怪,A是二十屆的資深「樂施毅行者」,蒙着眼也認得麥徑的路。不過資深山友都知道,麥徑有幾個著名「盲點」,大家要不覺得太悶故意避開,要不根本就不知道那才是官方「正途」。從大帽山道閘口至荃錦坳一段,主辦單位樂施會沒有規定不能走車道,大家當然都選擇比山路輕鬆快捷得多的車道,自己參加毅行者多年,今次走山路「正途」,也不過是第三次。

零下六度留守 不眠不休助救援

友情茶水亭 再續大帽山精神

年初漁護署就茶水亭經營權公開招標,得知蓮姐可能不獲續租,大批山友和單車友即時聯署聲援,可惜未能再中標,充滿回憶的舊店畫上句號,要搬到附近遊客中心營運。「幸有你們繼續支持。」話雖如此,新店始終遠離大路,少了過路客,燒烤和露營人士也不會特意跑上來,人流大不如前。「茶水亭利潤微薄,只是希望繼續守護大帽山,廿五年時間建立了很多友情,就是不捨得。」蓮姐常說,天氣差時都會擔心,「有人正在行山嗎?或者踩着單車上來?不斷留意新聞,怕寒流殺到,又或者雷暴警告。看到他們安全來到,才會安心。」想起年前在日本登劍岳遇上颱風,問山屋管理員為何不撤退下山,應該不會再有人上山吧,「昨天上山的人,也許未能趕及下山,需要山屋避風。」「你對,像日本。」看着店中那「大帽山精神」的牌子,我在群組中回了山友A,「就是那種山上的守望精神。」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