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好靚●擺明戀殖 掟上網任睇唔嬲 
英國人買千五舊照記錄香港史

更新時間 (HKT): 2021.01.01 02:00

每一位土生土長的香港人都會嘗試了解自己土地的歷史,可以是尋根、可以是戀殖、可以是單純的研究。來自英國的David Bellis(貝大衞)迷上香港歷史則是出於好奇。這一份好奇心甚至讓他辭去原來的營業部主管工作,無條件地全職打理他創立的網站Gwulo(古老),為網民提供另外一個角度了解香港歷史。

要迷上香港歷史,首要條件當然要喜愛香港。現年55歲的David成為貝大衞之前,曾於1988年到澳洲工作假期,翌年本着嘗試的心態,到香港生活八個月,豈料那短短幾個月卻令他一試難忘。即使回到澳洲,也想盡辦法維繫與香港這段「異地情緣」,於是他在悉尼報讀夜校課程,學習廣東話,甚至想盡辦法儲錢,並於1992年再回到香港。

Gwulo.com於2009年成立,中文名為「古老」,但不少人卻把Gwulo錯看成Gweilo(鬼佬)而鬧出笑話。網站現存至少34,000篇文章,逾20,000張歷史圖片,涵蓋範圍遠至英國接管香港初期,近至香港回歸。網站內的歷史文章內容同樣夠深、夠闊,例如日治時期歷史、地方史,小至燈柱的發展也有討論,這完全有別於維基百科。因此網站吸引不少歷史迷到訪,為的就是尋根究柢。

英女見證二戰 揭密赤柱集中營

David的文章和研究,主要來自經他收集再分析的照片、實地考察、政府及文獻資料,以及讀者在網頁上的慷慨分享。David不諳中文,訪問也是以英語進行,但幸運地香港有英殖背景,幾乎整個殖民時期的官方資料都是以英文書寫,讓他在研究過程中免去語言上的煩惱。

管理網站的工作全由David一手包辦,惟他坦言,最初對香港歷史的喜愛並沒有到達瘋狂程度,「愛上歷史的過程並非突然一刻,是靠不斷累積。」這個功勞則可歸功一直支持網站的讀者。David形容,他與讀者關係是一個團隊,「我的角色是提供一座空置的建築,網站讀者則負責裝飾佈置,並把一本本好書(資料)放滿書櫃(網站)。」

書櫃上眾多好「書」中,讓David最津津樂道的,莫過於一個名為「戰爭日記」(Wartime Diary)的計劃。計劃目的是記錄二戰時期有關香港的不同故事。2011年David收到的第一本日記,來自英國一位女士Barbara Anslow,當中不但記錄了她在二戰期間的所見所聞,更記下她入住由赤柱監獄改建而成的集中營生活。自二人認識後,David每年風雨不改地到英國探望對方。

老照片流散海外 「回到香港的家」

這個二人間的約定,直至2019年Barbara Anslow以100歲高齡離開人世後結束。David說:「她是一個很可愛的人,也是一個很好的人。她擁有的香港歷史回憶可以追溯到1920年。對我來說,每次與她對話,都是很難得的機會。」

除了收集日記,David收集得最多的就是一張張極具歷史價值的香港老照片。訪問當天,他分享了一幅剛從美國新墨西哥州寄來的照片,「這些照片全是在香港拍攝的,但卻外流到全世界,現在它們又回到香港的家。」他解釋,當時拍照者大部份是外國水兵和旅行家,故此這些照片散落世界各地,但主要集中在英國。

「要欣賞香港歷史,其中一樣頗失望的事 ,就是這些照片都是來自eBay,它們都是很貴的。」David如是說。他一般傾向購買低價格的照片,每張大概110至120港元左右。據他保守估計,買回來的照片至少1,500張。但問到所花費用時,則笑言計算不到,也不打算去計;幸運地過去也有不少好心人主動贈相。他又說,在香港收藏舊照片絕非易事。除了錢,最大挑戰就是潮濕天氣和蟲蛀問題,這都容易讓照片發霉和破損。

David全職管理網頁之外,更自2017年起每年都出書,以英語記錄香港歷史,至今已出版了四本《Old Hong Kong Photos and The Tales They Tell》。不過抱負再大,理想總不能當飯食。能夠讓David繼續堅持,就是在其背後默默支持的港人妻子Grace。「對我們來說錢當然重要,沒有錢甚麼都不能。」她指一家都很知足,收支平衡便足夠,相反應趁年輕好好追求興趣,「你會發現越來越多人欣賞他的努力,這已讓我感到開心。」

「在香港,成功的定義就是賺取最多的錢。所以網頁現在的成就稱不上成功,因為這網站不能賺錢。」David一邊笑着說,一邊自嘲。他又說,如有年輕人前來問他,可否設立一個像「古老」的網站來為生,他的答案是「No」,他指應該找一份好工和儲錢,好讓年老時可以做自己喜歡做的事。

一國兩制破滅 再移民也志在港

今天發生的一切,都將會成為歷史。David認為,從前香港在建築保育上的工作算是不錯,但他指幾年前政府把英殖時代郵筒換裝,把皇家徽號都抹去,做法很荒謬,「對我來說,香港的殖民史有別於其他地方,也是整個中國地區內特別之處。」他又說:「以前我仍幻想一國兩制可繼續下去,但2019年發生的事可見,這不會發生。」

David選擇從英國移民來港,相反近來卻有不少港人選擇移民離港。他說:「這是一個很艱難的決定。移民到外地發展原本是一件很高興的事,但如果是因為家中發生不愉快的事情而離開,那就是一件傷心事。」David又笑言,如果有一天要離開香港,相信自己對研究香港歷史的興趣不變,至於三個抽屜內的舊照片,也會一併帶走。

David的工作

記者:陳家榮

攝影:鄭明川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