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魚得水●綠帽男女不談情 配對2萬人找性伴
「TG約炮如約朋友做運動」

更新時間 (HKT): 2021.02.15 02:00

玩電話交友軟件的人可能會被冠以「交友為名約炮為實」的罪狀,但現時交友手法層出不窮,有一個Telegram(下稱TG)頻道就開宗明義專為人約性伴,上年4月開設,不足一年已有近二萬名用戶(subscriber)。不論是有性無愛的SP(sex partner)、有性又有少少愛的FWB(friend with benefit),還是有性有愛但又不能見光的SL(secret lover),只要想的話,都可以在這TG頻道着管理員幫忙出帖招募,男女關係是否那樣簡單?

酒吧內,兩個失意男女,各自因另一半出軌而借酒澆愁,兩個「被帽」淪落人阿Wing及阿樂因飲醉酒發生一夜情,後來因為怕再投入感情受傷害,但又要解決性需要,於是開始了半年有性無愛的關係,還一起在TG開設專門約性伴的頻道。

Wing笑言讀大學時「(性)需要幾大」,但又不想再受感情煩惱折磨,怕再癡心錯付換來背叛。「我們那樣幸運才可找到一個差不多(道德)標準、差不多需要的性伴侶,如果有些人有這樣的需要但又沒有方法的話怎樣好?」於是他們決定在可匿名登記使用的TG上免費助人尋找性伴。

model /性癖/交換/集郵

無論阿Wing及阿樂肉體上有多親密,心理上都刻意保持距離,將情與慾分割,「接吻是男朋友才可以的,阿樂吻我時我會抗拒,『你不要吻我,其他的你隨便』。我也不知為甚麼,可能接吻在精神上有交流。」她語氣帶點遲疑道。他們二人有SP關係前,達成互不干涉生活的共識,「在性伴侶關係剛開始時,可能會吃飯、看電影,但通常吃過飯之後就……兩項都是解決生理需要,對吧。」 Wing在適當位置頓了一頓,留下空白引人遐想,「好像知道得越少越好,大家不要牽涉對方的生活圈子,否則將來抽身時會很難。」

21歲大學生Alice是二人開設的TG SP頻道用戶,她同樣將情慾界線劃得很清楚,床上有關係,但下了床就各走各路,「我知道他的名字、工作、年齡,就這樣。」 她談過兩場戀愛,有三名性伴侶,雖然性伴比前度還要多,但在一年半前開始第一段SP關係前,性經驗屈指可數,但結束上一段感情後因不想再找男朋友而突然「進化」,「嘗試過之後頗享受這種感覺,能解決性需要但又不需要談戀愛,沒有和男友拍拖的麻煩事。」她形容約SP的感覺「如約朋友去做運動」,「只要問他『喂你想不想要呀?有沒有時間?我訂了哪個房間』,很直接。」

Alice前兩任性伴都透過交友app認識,「交友app上比較高質素的男生越來越少,所以想嘗試一下新的渠道。」加入了該頻道後,首兩星期抱觀望態度,「管理員沒有取得任何個人資料或要求付款,因此我覺得頻道屬安全。」之後她就找阿Wing和阿樂幫忙出帖招募,「出帖的第一日,我已經收到400至500個男士的示好,問我會不會約出來,很多男性只是普通打招呼,那些很快就可以跳過。」Alice憶述在頻道上的出帖招募過程,只需提供一些簡單的自我介紹如身高、體重、身材,有甚麼特別的性癖好或是要求,再加一些證明自己是女生的片段或相片,過程沒有牽涉金錢或個人私隱,「也不覺得不安全,出完帖後有很多人聯絡,但會不會出來,或會否與對方繼續聯絡,都是自己的選擇。」

在匿名的TG頻道上,管理員阿Wing看到很多人隱藏在日常下的赤裸情慾,有些人拍了拖七、八年但想要點新鮮感而找性伴,有模特兒因公司規定不能談戀愛但又要解決生理需要而找性伴,有特別性癖的人想找SM性伴,有情侶想找另一對伴侶玩「交換遊戲」,誇張一點的有女會員喜歡集郵,想集齊12星座性經驗,「她事後還對我說『嘩我成功了!獅子座那一個特別自由奔放野性』,不過最誇張的是,有一對情侶找多三男三女,四至八人群交。」 Wing一邊數手指點算人數一邊感嘆道。Wing指平日人們絕對不會說出口的,在匿名頻道上都變成輕鬆要求,「有些女性會直接列出要求男性伴的下體要至少有多少厘米,而男的就會直接要求女方大波長腿。」

見識愛情的兩面 管理員無性無愛

她正職從事婚嫁行業,一邊看着情侶新婚燕爾的恩愛情景,另一邊卻在TG頻道看着情侶瞞着另一半偷腥約性伴,見識到愛情開花結果與枯萎的兩面。「(TG頻道上)有很多個案是男人與老婆的性生活不協調,想找性伴,看到這些情況多少也會有點灰心;但另一方面,工作上亦看到很多準老公為女方付出很多,如婚前請假3星期,花數十萬與準太太環遊世界,感覺世界不全是灰色。」

阿Wing與阿樂已終止了性伴關係,正慢慢克服以前關係帶來的被背叛感,「我當時好像正在看韓劇,突然有一刻感到,『啊好像不知道自己正在做甚麼』,原來大家都想找一段正式的關係。」她現在與阿樂只是朋友,以及一同經營頻道,感情生活仍是空白,沒有拍拖,也沒有性伴。

大狀:保護個人資料 出事難追究

聽到TG及性,很容易就會聯想到韓國的N號房事件,雖然頻道暫時未發生意外或強迫的性行為,但其實這些網上頻道並沒有安全審查保障,全賴用戶自身警覺,阿Wing和阿樂的TG頻道成立初期,曾有男同性戀者假扮女性與男會員聊天,男會員約見面才發現對方是男人。法政匯思召集人、大律師李安然指不論是交友app或是這類平台,用戶都要小心保護所遞交的個人資料。法律上,平台管理員超過一人已屬團體,儘管不收費,但如收集個人資料後並非單純作「消遣目的」,或是作其他商業用途,同樣會受個人資料條例約束,他舉例如大家約朋友打羽毛球,需要以朋友的資料訂場,這就是「消遣目的」,而假如平台觸犯條例將用戶的資料散佈,卻會因TG是匿名使用而難以阻止或執法。

記者:梁中勝

攝影:魏子朗、鄭明川、伍慶泉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