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人生● 50小時征服四大徑 
香港人掙扎幻覺中奪世界NO.1

更新時間 (HKT): 2021.03.07 02:00

「我媽會說:『跑跑跑,跑斷腳啦你』;我太太會投訴:『喂,留多一點時間回來吃飯,陪陪兩個女兒』;但我很喜歡那種強迫自己到很累的狀態,要透過suffering(受苦) 或是struggling(掙扎)才找到身體中的潛質。」38歲的梁俊強(Jacky)興奮說道。

麥理浩徑(100km)、衛奕信徑(78km)、港島徑(50km)、鳳凰徑(70km),被稱為香港四大山徑,一般人跑完其中一條,可能已經冇咗半條人命。但一名旅居香港的德國越野跑高手Andre Blumberg, 每年大年初一都會發起「香港四大山徑超級挑戰」,廣發英雄帖邀請世界各地的跑山高手參加這個總共298公里、垂直上落14,500米的極限山跑比賽。雖然既沒獎金又沒獎牌,但不乏各國高手慕名參加,Jacky就是史上首位在50小時內完成四徑挑戰的跑手,打破2017年由英國跑手創下的53小時紀錄。

年初一早上6時49分,Jacky由麥理浩徑的終點屯門田夫仔起步,太陽伴着他的腳步慢慢升起,經城門水塘、大老山,逆跑至西貢北潭涌,順利跑完麥理浩徑的100公里。晚上約9時,轉跑衛奕信徑,從南涌出發,孤身跑進空山寂寂的八仙嶺,通宵跑至藍田,Jacky形容這段路是四徑中跑得最辛苦的一條,「是很寒冷、孤獨的感覺,那是首個跑通宵的晚上,精神差,又冇力,心想還有很遠路,信心被擊沉。由120公里跑至160公里感覺很緩慢,又睏,吃東西又消化吸收不到。」早上7時多跑到沙田坳時,已過了一日一夜。

膠袋裝大便隨身 怕撞狗多過撞鬼

跑至藍田港鐵站,他乘地鐵到太古,轉戰港島徑。下午約1時Jacky由石澳出發,穿過比旺角更多人的龍脊,再跑過大潭篤及淺水灣,跑了228公里,到達山頂時已是晚上8時40分。「我支援團隊的車手十分厲害,16分鐘就由山頂到中環碼頭,讓我趕上9時開往梅窩的慢船。」四徑挑戰賽不單止路程、距離嚴苛,連規則亦相當嚴格,參加者只可在轉換主徑之間接受外來補給,包括接載跑手的車手在內,補給團體限制為二人。「順利趕上船後我就把握時間吃東西、按摩和睡覺。」一條山徑動輒數十公里,Jacky往往要一邊跑一邊吃薯仔或是能量棒果腹,就算跑經便利店都要拿着杯麵邊走邊吃。有入自然有出,人有三急怎樣處理?「沿途有洗手間,但有些時候真的要回歸大自然,自己『垃圾』自己帶走。」他指會用膠袋盛着大便,見到有垃圾桶就扔。

沿鳳凰徑通宵跑至大嶼山的石壁水塘,已累積跑了約250公里,Jacky開始出現幻覺,「欄杆上面有一些類似鐵球的裝飾,我開始看到第一個人頭,跑着跑着那個人頭消失了,之後繼續跑就看到第二、第三個人頭。」除了浮現又消失的人頭,他跑上昂坪時,從左手邊的大澳方向聽到有人開派對歡呼的聲音,「我轉過頭一看,烏燈黑火甚麼都沒有,那時是凌晨5時,哪會有人歡呼?」他指自己因為連續跑了兩日兩夜睡眠不足,在精神與肉體雙重疲勞夾擊下,令自己判斷力出錯,「你問我怕不怕撞鬼,我更怕撞到狗,那時已經沒有害怕撞鬼的餘力,一心想着不要出意外,不要中途暈下,要到公廁水喉斟水。」

靜聽呼吸感安穩 同路人同在奮鬥

「跑到梅窩終點的郵筒,伏在上面沉澱數秒,開始覺得不真實及夢幻。」Jacky激動得眼淚鼻涕直流,回想小時候的自己,是不擅長運動的小胖子,頂多只有班際足球比賽被人叫去守龍門,「看到別人可以打校隊,很帥氣,在運動場上有機會上頒獎台,是小時候很渴望的事。」大學畢業後他有兩個目標,一個是渣打馬拉松,另一個是樂施毅行者,「我開始在樓下公園繞圈跑,跑10多公里,跑至小腿發炎。」參加首個山賽就是雷利衛徑長征,用32小時走完衛奕信徑的78公里,「自此就有一種很莫名其妙的成功感,回看八仙嶺山頭就會告訴自己,這樣難捱都捱過,膝蓋痛都可以回到終點。」

正職為物理治療師的Jacky,每星期至少會抽一個全日來練跑,風雨不改早上5時起床,吃過早餐8時就開始跑山,一星期跑70至100公里。「如果缺少一兩個星期的練習,就會感覺到心肺或是肌耐力明顯下跌,如果自己跑不回以前的距離、時間,會質疑和失望。」他認為跑山就是強迫自己向前,在山道中跑步,靜聽自己呼吸、腳步和心跳聲,獨處有種安穩的感覺,一切都不用明言,「看到身邊的行山人士或是跑山的,同樣喘着氣仍然努力,一起默默努力登上山頂,發現原來有同路人,為共同的目標奮鬥。」

記者:梁中勝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