胚芽故事●比狂舞派更熱血 演藝細胞難掩藏 
中一皓嵐培育新秀:好享受

更新時間 (HKT): 2021.04.02 02:00

五年前在毛記電視頒獎禮以「劉小華」之名演唱《補充練習無間做》,參演過電影《空手道》,正在上映的《狂舞派3》有他擔正,一般人稱之為童星,「已經」讀中一的劉皓嵐卻認為只是在做對的事。故事本身就跟《狂舞派》系列一樣,熱血非常。

皓嵐年僅十三歲,演出經驗卻很豐富,舞齡亦有七年半,首次拍電影時才六歲,「我同時喜歡跳舞和演戲,《狂舞派》像開了按鈕,幫我開啟了一條路。相比其他小朋友,我算很幸福,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

皓嵐五歲時跟家人到戲院看《狂舞派》,自此萌生對街舞和演戲的興趣,看了電影十次以上,年紀小小還去簽碟會追星,他說:「那時跟Baby John哥哥和黃修平導演合照,又狂熱得每晚也想着舞步,每次看完戲就跟着跳,但那時我只有幼稚園早操舞的根底,哈哈!」媽媽Kan形容,兒子看完電影雙眼發光,「我常常覺得小朋友甚麼也想學習,但是他一聽到音樂,就會扮戲中演員跳舞,又不斷上網看跳舞影片,他真的好喜歡跳舞,不如讓他學習吧。」

師徒合演續集 媽:非童星是舞者

為了學舞,皓嵐求了媽媽一整年,竟碰巧遇上《狂舞派》演員兼舞者「奶茶」劉敬雯(Lydia)開班,皓嵐回憶:「嘩!我一定要去學!我仲記得上堂前一晚,開心到瞓唔着。」自此Lydia成了皓嵐的老師,「他學習的第一個舞步也是我教的。這七年多以來看着皓嵐長大,我不只叫奶茶,還可以叫奶媽。」兩人學舞拜師過程十分相似,「我跟皓嵐認識的歷程超級神奇,皓嵐看《狂舞派》認識我跟我學舞,我學街舞也是因為一套外國街舞片而迷上了其中一位舞者,又幸運地找到對方拜師學藝。但他再威啲,竟然可以跟老師拍攝同一套電影的續集。」

皓嵐小一時,在Lydia帶領下跟幾位跳舞同學組成舞隊FUNKY HEROES,苦練幾年舞技,二〇一九年參加「舞蹈界奧林匹克」World Of Dance,奪香港賽區少兒組別冠軍,代表香港到美國比賽。現在已是大師兄的皓嵐,不時在Lydia的舞蹈學校幫忙做助教,一星期有三至四個晚上都要練舞,有時更要練習整整三小時,皓嵐說:「當有新一群想學跳舞的人,我會想起很久以前的我去學跳舞時也是以這個心態學習,我應該要培育他們一起進步。時間表已算很輕鬆,不會累得沒有時間休息,享受做這件事就不會嫌棄花時間。」

拜師學跳舞後,Kan又鼓勵兒子自薦演戲,參加電影系學生作品的試鏡,「我是教攝影的,很清楚拍攝的辛苦,也知道一個好的演員是怎樣的。學生作品資源少,拍攝時間又長,很多時都在等,正好考驗皓嵐。」六歲起拍戲的皓嵐,演過的電影有《選老頂》、《老笠》、《空手道》等,有時戲份被刪走,這小演員卻不介意,反而珍惜演出的機會,「拍攝可以暫時離開現實生活的煩惱,拍了電影已很滿足,除了背稿時有一點點緊張。作為演員,拍戲好像正在編織一個故事,讓觀眾看到故事的不同角度,非常有意義,這樣說好像很客套說話,但是真的!」表現得相當早熟的皓嵐說。

皓嵐最滿足的,是能夠參與自己至愛電影的續集,「我也是《狂舞派》的觀眾,因為他們的故事影響了我,我也想將這故事帶給其他人。我也會不停給自己壓力,例如角色會不會不適合我做?會否未夠經驗?但接着又會很開心,有少許隱藏不了自己的興奮!」有了名氣,壓力更大,有人曾在街上偷拍皓嵐,也有人批評他年紀小小就演戲,皓嵐卻很正面,「我控制不了其他人,但是我會盡量回答。有人發表一些東西,令我有反思也不錯,至少有人關心我、欣賞我的作品,起碼不是被無視。」

獲全額獎學金 執導拍片樣樣試

小演員看得開,媽媽有時會感到不忿,Kan說:「他會反過來安慰我,知道自己做好本份就好。那時我就知道兒子性格真的很適合這行業。總會有人誤解,覺得這個媽媽想捧童星,我的兒子不是童星,我們只是讓他發揮專長,做一個舞者、演員。我跟丈夫有共識,如果兒子因為想成名、想紅、想人稱讚、多人賞識而去做這件事,到處炫耀,我會立即叫停他所有演藝活動。」

皓嵐去年升中,因演藝方面的經驗和才能,得到全額獎學金入讀鼓勵多元發展的私立學校大光德萃書院,校長張毅也是皓嵐的觀眾,「我對這個表演者印象很深,後來他申請入學面試,知道他有演藝方面的才能,也看到他很用功。有人會問算不算讓學生過早接觸社會呢?如果那個動力來自當事人,對成長和學習也會帶來正面推動力,我覺得他比其他人提早有清晰的人生目標。」

學校除了一般課程,亦有表演藝術、創意等課堂,環境正好適合皓嵐成長,跟同學互相學習對方專長,更有同學曾說要拜皓嵐為師學跳舞。他亦加入了電影研究學會。兒子長大了,媽媽的管教也變得「佛系」,讓他自己分配時間。皓嵐最近更涉獵短片製作,「我年紀仲好細,想發掘不同範疇,再慢慢試吓都唔遲。五個月前我跟幾個網友拍的短片《抗疫模式》獲得金獎,我是演員加半個副導演。短期內也想多拍短片,但是我不會放棄演戲和跳舞,都是我的初心。」

Kan只求兒子繼續向夢想負責,「曾害怕他會放棄,不過小朋友就是千變萬化,我不會要求他不改變,特別在香港,今日唔知聽日事,只要他有熱情繼續做,就已經很好。」師傅Lydia直言想像過皓嵐有天不再跳舞,不過即使他日後離開舞隊,也希望他會想起跳舞為他帶來的慰藉,「在娛樂圈,你做多少,未必真的獲得多少,但是希望他記住,有甚麼不如意者發展未如預期,跳舞吧,任何時候舞蹈都會陪伴他。」談及未來,皓嵐想成為一個「走對路」的舞者和演員,「學多啲、識多啲、開心啲,希望可以分享喜悅畀好多人,自己覺得啱,身邊人都覺得啱可以繼續做,就係我所謂啱嘅路。興趣就是whatever it takes的事,自己喜歡就好,總之不要沒命,做到下去就可以!」

記者:黃曉婷

攝影:張志孟、潘志恆、鄭明川

場地:FunkyTown Dance Studio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