舖仔小店●每月收購一萬本《小流氓》賣15萬 
漫畫收買佬月入兩萬

更新時間 (HKT): 2021.05.01 02:00

出租漫畫店曾經是大人細路最愛流連的地方,幾蚊租一本漫畫,回家慢慢嘆。不知從何時開始,人們看漫畫的習慣,由實體書轉移到網上漫畫,漫畫店慢慢消失,出租漫畫幾成絕響。蔡子雄一家可說是漫畫世家,他與父親、母親、哥哥都經營漫畫店生意,九十年代高峯時一家人共有五間分店,主要出售二手漫畫和出租漫畫。後來實體漫畫熱潮減退,父母退休,哥哥移民,只剩下他一人打理兩間舖。

蔡子雄的父親喜歡看武俠小說,1978年在土瓜灣開了武俠小說書店,門口位置擺放二手漫畫,吸引人們前來打書釘。「當時很多人沒有錢買新書,買二手書對他們來說更省錢,加上二手書收購價低,利潤比賣新書高。」當時8歲,還是小學生的他,一放學便會跑到父親的書店裏看漫畫,更會把漫畫帶回學校與同學分享,大家免費輪流看。蔡子雄憶起,當時最受歡迎的漫畫是黃玉郎的作品《小流氓》,「他的功夫很厲害,有時我會學上幾招,大家一起模仿角色的動作。」《如來神掌》、《醉拳》、《中華英雄》等都是他的童年回憶。

八十年代日本漫畫在香港大盛行,漫畫開始越來越普及。1984年,蔡子雄的母親在慈雲山一個小商場內開了「秀芳書店」,一直營業至今。當時秀芳書店除了出售二手漫畫外亦出租漫畫,2元租一本,吸引大量附近學校的學生甚至老師,放學後前來湊熱鬧,「當時的小朋友都會叫我事頭婆,又叫我姐姐,好得意㗎!」85歲的蔡媽媽憶起往事笑說,雖然被孩子們偷了很多漫畫,但她多年來沒有向學校告發,怕影響孩子的前途。

未開門已排隊 《龍珠》入30本

蔡媽媽看着很多老街坊由當年背着書包的小伙子,變成今日仍追看漫畫的大細路。雖然早已退休,但她偶爾會到舖頭坐坐,看看漫畫。她最愛六十年代的民間通俗漫畫故事,如《案中有案》;《小甜甜》和《死亡筆記》是她的個人推薦作品。「以前一邊收購,一邊睇漫畫,好開心。舖頭冇人我就睇漫畫,做咗三十多年,對漫畫都有咗感情。」

蔡子雄憶述,九十年代是租借漫畫熱潮最鼎盛的時期。1990年他曾開過一間漫畫出租店,當時舖頭未開門,已有客人在門外排隊等侯。一天租出約400本書,某些大熱作品例如日本漫畫《龍珠》,他每一期都要買30本作出租用,店內足足有30套龍珠漫畫,仍然供不應求。現時「秀芳書店」由蔡子雄打理,但自從網上漫畫興起後,舖頭沒有再出租漫畫,「讀者可以在互聯網看免費漫畫,加上香港地方有限,讀者情願在網上看線上漫畫。」

今時今日,漫畫每次出租賺3至5元,即使購買新書的成本只不過是每本約25元,但熱潮減退下也難以回本,令蔡子雄專心做「漫畫收買佬」,在店內或上門收購二手漫畫,再放到店舖和網上出售。他盡量以高價收購一套完整的漫畫作品,因為套裝書較容易出售,散書則視乎貨存量去收購。

單丁集數代尋寶 書迷瞞老婆入倉

蔡子雄現在一人打理兩店,土瓜灣地舖主要用來收二手書,然後再把書運到慈雲山店整理出售,幾乎每天都兩邊走。採訪當天,他推着手推車前往深水埗一個舊商場收書,一人獨力將一箱箱書運回慈雲山。五箱共約1,000本港漫,每本以數元收購,再以8至10多元出售,薄利多銷。他平均每月收購約10,000本漫畫,賣出約5,000本,平均月入約2萬元,海外生意額佔當中的七至八成。客人包括海外漫畫店和收藏家,甚至來自世界各地,如馬來西亞、台灣、美國和加拿大。

蔡子雄試過收到有書蝨或書蟲的漫畫,即使真金百銀收購回來,也得蝕錢把書狠心送去資源回收,以免影響店內其他書。他最怕到唐樓收漫畫,最深刻一次試過在九樓收30多箱漫畫,獨個兒跑九層樓梯,足足搬了五小時。雖然收買工作並不容易,但遇上有價有市漫畫,他亦可以賺一筆,「收購漫畫講運氣,有些漫畫很值錢,可以賣過千元。」最誇張的例子,是香港版《小流氓》第一期 ,2016年以超過15萬高價賣出。

每次收購完漫畫後,他仍有任務,就是將四散的漫畫期數湊合成一套,其餘的散書則待客人前來尋寶。曾有客人在店中找到兩本漫畫,開心地付了200元購買本身價格為20元的漫畫,原來對方已經找了那兩本書好幾年。現時漫畫店的客人年紀大多是40多歲,很多人買漫畫志在儲,「有客人說打算儲起來,將來退休時慢慢享受,也有人瞞住妻兒把買到的漫畫藏到迷你倉。」

漫畫與很多香港人的成長軌迹交叠,但漫畫店卻在不知不覺間變作夕陽行業。看本土「公仔書」大的蔡子雄認為,不少香港漫畫繪畫了香港人的生活方式、社會和人生百態,如今在各種現實因素下,港漫卻有可能在未來絕迹,惟有盡自己能力,在維持生計的同時,保留這屬於香港的本土文化,因為他「唔想本土文化消失」。

秀芳書店

慈雲山蒲崗村道95號秀芳花園秀芳商場7B舖

土瓜灣馬頭圍道107號地下

記者:黃曉楓

攝影:鄧欣

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