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言無畏●「有冇了解過阿差係邊個」
創作rapper:只想live a life

更新時間 (HKT): 2021.05.05 02:00

因一副「南亞仔」的面孔,黃智偉(Zain)自小已被定型為異鄉人,「差仔/印度/南亞/三個名你是但隨便揀/反正/就算/點嗌/邊個名你眼中都係犯」他以流利廣東話rap着一字一句,寫成《南亞仔》一曲,盡訴自己在香港成長的經歷。其實他只有一個卑微的願望,「我純粹想正常生活。」

Zain是YouTuber,今年26歲,頻道有逾73,000個訂閱,近年更成立本地街頭服飾品牌NOTFORME,把香港本土特色如霓虹燈、紅van等加入品牌設計中,有港人更因移民而特登找他買返幾件衫留念。不少人都是從《口不對心》系列影片認識他,片中他擺出一副厭世的樣子,大講流行文化以至社會議題,在鏡頭前讚美,字幕卻寫着真心話調侃,觀眾看到無不發笑。不時有人在YT留言指他「中文說得很準」、「比地道香港人更香港人」,事實上,Zain真的在香港土生土長,「我已接受了,因為怎樣說也是這樣,理解就理解,不理解也沒辦法。」

自小已成笑柄 帶飯匿廁所食

Zain的鄉下在巴基斯坦,由祖父一代起,已在香港生活。從幼稚園到大學,Zain都是就讀本地學校,很多時全級只有他一個非華裔學生,「只有自己,很容易成為焦點,很誇張,中一開學第一個星期,中六、中七的大哥哥會來看你,好像動物園有新動物一樣。」讀書年代,長得不一樣彷彿就是原罪,被同學取笑成日常,Zain至今仍歷歷在目,「說起印度,就會全場看着我笑,當知道地理課會講印度,我那天可能就會不上學。因為飲食習慣不一樣,帶飯我覺得拿出來吃會被取笑,我就索性不吃,或者躲在廁所吃。」跟父母說過問題,父母卻只說一聲不用理會他們,Zain覺得對事情沒有幫助,自此沒再跟父母說任何事,即使被欺負也只好吞聲忍氣。「可能會睡在床上,問自己有甚麼錯,為甚麼在這兒生存,會有這些問題?」

在充滿歧視的環境下成長,Zain漸漸學懂委曲求全,學懂睇人眉頭眼額,「比較兇的同學,我可能就會教他英文,讓他不要敵視我,可能小時候常有這些經歷,現在我很懂得跟別人相處。」長大以後,他總會用一些方式自保,「平日去人少的櫃員機,也會拿着提款卡出來在手上晃動,展示我真的有提款卡,以確保誤會減少。」他自覺已接受不公平的對待,甚至覺得麻木,覺得自己好像任人擺佈,「我是見人講人話,見鬼講鬼話,可能被請上節目,要強調多一點是南亞裔,我就南亞裔多一點,這次想說本地,我就本地一點。可能聽下去很荒謬,但是事實就是這樣。」

這些年,Zain慶幸自己找到另一條出路抒發情緒,「我很喜歡聽rap,很多歌曲我也有同感,例如Eminem的歌,很多說自己如何被歧視、被別人排斥……rap真的給我很大力量。」聽着歌,感覺心聲好像都被唱了出來,擊中要害一般,治癒非常。Zain那時開始研究rap的由來,「rap就是讓基層抗爭、發聲的工具,是一個情感宣洩的方法,本身的理念和出發點是這樣,我就覺得整件事在我身上很合理,如果有話要說,好像我有事要呻,rap是個很好的媒介。」

去年10月,他決定要寫一首rap歌,「認識了一些rapper朋友,開始想試試將自己想說的話寫成rap。」初次寫歌無從入手,找來朋友Kiri T做製作人,第一個版本看似有型有款,香港人女朋友Nathalie卻忍不住小聲說:「那首歌就……我可以說嗎?我覺得很『MK』!我覺得創作不誠實,其實作品就沒甚麼價值,你一定要誠實面對你自己的身份是誰,你如何看待自己經歷過的事。」

聽過這一番話,Zain被點醒了一樣,「因為她從來沒有當我是異類,她的性格比較大愛,令我變得大膽。為甚麼我不寫自己最想說的話呢?不用顧忌太多,有自己的情感就可以。」重作以後,Nathalie聽到就立即哭了,一整天都在家播放。她坦言連父母也喜歡Zain,「因為他的歌曲最有意義在於其實是教育,之前半年跟他也有點經歷,知道有人叫他死差仔,我會很憤怒,為甚麼2021年還有人說這些話而覺得沒有問題?他有一句歌詞『其實有冇了解過/所謂嘅阿差係邊個/佢嘅生活又係點過』其實這一句很中,我真的很想拿這句歌詞,問當初這樣罵他的人,你聽完有沒有覺得羞恥?」

宗教與生俱來 跟膚色是組合

說到身份認同,Zain十分矛盾,彷彿兩面不是人,「我說我是香港人,又很老套,我知!你一定是很想融入!但是我根本沒想過要融入,我只是想live a life(過生活)而已。當我說我是南亞裔,嘩!你跟我們很不同,不如介紹一下你自己,介紹你的家是如何的?大佬,根本我就好像你一樣,有一個很華人的靈魂,進入了一個我這樣的軀殼。可能我要換掉軀殼?難道我自high說我是香港人嗎?我又不會這樣。」最終他還是沒有答案,於是寫出了「中文/識睇/識寫/其實都可以算係個combo/可惜/我嘅/自我介紹總係差個嚟自邊度」一句,特別是面對與生俱來的宗教背景,他甚至想逃避去想這個問題,「我真的是Muslim,但是虔誠的程度當然可圈可點,你問我,我一定有這個部份,這些是與生俱來的事,跟我的膚色是一個組合,矛盾每天也有。」

不想消費種族 不要任何標籤

他不認為自己是為南亞裔而發聲,只是想說自己的故事,「我常常問自己,我不想好像消費了種族這件事,我的切入點是,我純粹想跟大家一樣,我想說,我就是香港(人)。我不會帶你認識『我的地方』,因為我也不認識。」他認為社會大眾總會倒過頭來以「不正常」方式理解少數族裔,「舉例我明天去做消防員,就會拿出來做公關,有南亞裔做了消防員,我們一起表揚他!」這些事對他而言是很不正常,卻是日常。有能力應付一份工作本是平常事,作為小眾卻會被消費。

「我想證明自己,這是無可否認的。香港沒有這樣的人做正常的演藝事業的話,我會想嘗試為此而努力。我想做一些可以影響別人的事,可以令大家了解更多這個社會、這個世界發生甚麼事。」Zain希望聽過歌曲的人,反而會多代入自己的角度想一想,「其實土生土長不只是四個字,除了電視媒體渲染的一群人、你心中標籤的人以外,有一些真真實實的人在這裏生活,只是你看不見或者不肯接受。我純粹想正常地生存,而不需要任何標籤,可以做到一個很普通的人,就是這樣。」

記者:黃曉婷

攝影:魏子朗、蕭志南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