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人訪:佩劍代表14天噩夢
林衍蕙「駿洋」入虎口

更新時間 (HKT): 2020.05.06 02:20

17-18/03 密切接觸者

回到3月17日當天,林衍蕙跟空手道好友曾綺婷(右圖)出外午膳,3月18日體院通知所有從外地返港運動員要自我隔離14天,衍蕙選擇去荃灣一酒店隔離。曾綺婷於20日確診武肺,衍蕙因「密切接觸者」的身份要到駿洋邨隔離,沒想到一連串的「煎熬」從入邨前已開始,她說:「駿洋邨始終係隔離營,聽到要入去嗰陣都幾驚,先係唔知自己會唔會『中招』,然後係等衞生署嚟接我,一日前收到『隨時會接我走』嘅通知,等候嘅過程最難受,有啲似我哋平時等打比賽嗰種心情,但今次等嘅,係唔太想去嘅地方。」

21/03 開始被隔離

衞生署在3月21日,用大巴接衍蕙到駿洋邨後,由民安隊接手進行登記、探熱、派迎新包,當中有齊全梳洗用品、毛巾,推門入屋,第一個感覺是「簡陋」,她說:「真係一眼睇晒,一張鐵架床、一張摺枱、一張凳,一隻碟、一個碗,幾支水,都幾簡陋,而且床褥偏硬、枕頭過細,職員話因為需求過多,要4、5日先換到一個大啲嘅枕頭。」她最滿意是有電視機,認識有住一座的朋友,屋內沒電視,亦感謝家人、朋友帶了較舒適的床褥及枕頭給她:「家人同朋友可以攞嘢畀我,但規定唔可以帶新鮮食材同冷藏食物,有朋友買蛋糕畀我,但攞唔到入嚟。」

23/03  現武肺病徵

由3月17日接觸曾綺婷計起,林衍蕙其實只需住駿洋邨11天就湊足14天隔離的規定,怎料入住第三天出現武漢肺炎的病徵如鼻塞及肌肉痛,她即時被送往威爾斯親王醫院檢測,這又是另一場噩夢,她憶述時說:「入威院又緊張又難受,緊張係唔知自己係咪『中招』,難受係做鼻液檢測,佢哋將棉花棒放入個鼻最入嗰度,好辛苦,有啲似有人將你個頭塞入水裏面,嗰種痛真係好痛,仲要左右兩邊做兩次,痛到標眼水,驗完鼻輪到喉嚨,我已經冇感覺,之後照肺片,當時我血壓偏低,要留院觀察,呢種經驗,一次就夠。」

24/03 檢測呈陰性

幸好所有檢測呈陰性,林衍蕙再被送回駿洋邨繼續餘下的隔離生活,但當晚又出狀況,原本每日三餐的送餐時間十分準時,但從醫院回邨那一晚竟出現「漏單」,打電話追問,只得到「已同你跟進」的回應,最後當晚餓着睡覺,翌日早晨過了八時半的派餐時間,門外的膠椅仍空着,她說:「嗰朝早我聽到門外有人派飯,即時開門同位姐姐講,我未有飯,佢好快答:『你等等,安排緊』,我同佢講噚晚已經冇送飯嚟,佢攞住一袋飯同我講:『唔知邊個單位話唔食,你食呢盒啦』,嗰一刻真係有啲難受,後來入到屋先發現盒飯係全素(右圖),得豆腐同磨菇,我無肉不歡,要加個杯麵先夠。」根據林衍蕙的經驗,入住駿洋邨第一天,要填一張餐單,選好一星期七天的菜式後,第2個星期會重複第1星期的菜單,份量偏小,但肯定沒有像強制家居隔離人士可以要求肥牛的「福利」。

31/03 離開悟人生

包羅萬有,「體」得舒服,即Like「蘋果體育」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