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點半體場●一周人語】連領隊掟水樽表情都會形容 視障人士靠口述影像「睇波」

更新時間 (HKT): 2020.07.17 18:30

常言眼睛是靈魂之窗,而視障人士是否就失去一扇窗?後天視障人士阿Tom幼稚園開始發現視力有問題,被告知患有中樞神經受損左眼視力剩餘12%而右眼僅得2%,醫學上稱為輕至中度視障,不過卻無阻他對足球的熱愛,更因口述影像服務令他與一般球迷無異,感受愛隊高低起伏。

在燈光昏暗的酒吧,大螢光幕前與三五知己把酒睇波,可說是球迷一大樂事,香港口述影像協會在2018世界盃期間,與酒吧洽商合辦首次口述影像睇波團,讓視障人士融入球迷世界,享受足球喜悅。作為受眾的阿Tom偶有收看亞洲球賽,然而普通球賽評述認為觀眾已能看到比賽影像,甚少形容畫面上細節,令有眼疾的他對賽事一知半解:「入波喇,射得靚呀!好多時會咁講,但其實我哋視障人士唔知點靚,射地波定死角呢?而口述影像會講埋呢啲,對我嚟講更加繪聲繪影有晒畫面。」口述影像其實是一門翻譯學的專門科目,有志成為口述影像員前亦需要接受培訓,曾擔任義務口述影像員,效力港乙斯巴達亞洲的球員兼教練鄺梓軒亦有一番體會。曾於荷蘭汲取執教經驗的鄺梓軒指香港與外國的講波文化各異,令香港視障人士較難掌握球賽:「香港會講多啲戰術同球員新聞,但外國球賽評述會多講場上嘅事,同埋外國仲有收音機講波。另外,一啲平常我哋睇到會心微笑嘅嘢,好似領隊掟水樽咁,形容返畀佢哋聽個教練咩表情,佢哋都會笑,反應同我哋一樣會驚訝會投入啲。」着重細節描述亦令他留意更多比賽要點,對執教上陣也大有裨益。

「佢救波真係好型。」談及偶像葉鴻輝時阿Tom不禁眉飛色舞,就算現時口述影像在港尚未普及,他作為港隊擁躉一有機會便去球場感受現場環迴立體聲的熾熱氣浪。去年11月世盃外港隊主場對柬埔寨的賽事他亦在場,有幸告別港隊一代功臣麥基:「只係睇到佢揮下手咁,睇唔到佢當時係點嘅樣,差啲嘢咁。」沒有口述影像講解各種表情細節令他留下遺憾。

無可避免阿Tom生活中會有所不便,例如需要利用鏡頭放大及應用程式預測候車時間才能辨別巴士號碼,不過「路在口邊」才是他的生活之道,問路時會坦誠自己難處:「話畀人知我睇唔到冇乜所謂,讓人了解總好過令人誤解,好多歧視其實因誤解而形成。」他現時更有修讀心理學學位課程,他善用疫情肆虐期間的空餘時間埋首溫習,更有一份製作口罩的工作,他深知香港社會近期陷入死胡同,人人壓抑,「家陣啲人好易唔開心,影響到情緒,將來如果考到牌之後可以幫到更多人。」視障人士雖普遍被認為是弱勢社群,但合力助他們打開一扇窗後,可能發現他們並不比人遜色。

包羅萬有,「體」得舒服,即Like「蘋果體育」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