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壇話當年|橫掃本地賽、外援同伊度奧做隊友 朱兆基爆晨曦赴黎巴嫩幾乎遇恐襲

更新時間 (HKT): 2021.03.21 06:00

講起香港足球,南華、東方、精工各有耳熟能詳的威水史,千禧年代的晨曦其實也可媲美,卻生於「冰河時期」而常被遺忘。晨曦撐起香港足球最艱難的時代的日子,讓一代名將朱兆基帶我們回到當時,講講晨曦如何在香港足球低潮時,殺入亞協盃4強,引起外界難得的關注。

記者/攝影:禤家民

晨曦在千禧年代與老牌球會愉園可謂一時瑜亮,兩隊包辦了2000/01至2005/06球季的甲組冠軍,各贏三季,但論亞協盃成續,晨曦比較好,在千禧年代三度出戰,2005年首度出戰時更已打入4強,朱兆基回想那時候首次出戰亞協盃的感覺:「係踢得開心啲嘅,因為可以同其他國家踢波,成日都飛囉。」他說,當年晨曦對於各項賽事的態度是「我全都要」,所以簽入得別多球員。朱兆基認為,當時在亞協盃分組賽的對手,水準與香港球會差不多,「唔係好大差距,可能係講狀態,新加坡(實力)係好近㖭。」雖然要應付亞協盃令比賽數目增加,但他很享受,「時間好啲,踢夜波,天氣舒服啲。」

當時一眾晨曦球員最期待的,是作客馬爾代夫,朱兆基笑言:「簡直係度假。晨曦去親踢都係住villa,大家都好渴望去,好好玩好舒服,但係當然踢波第一啦!」賽期頻密下,作客到馬爾代夫的幾天,可順道放鬆一下,「踢埋香港隊,其實夾雜咗好多比賽,有得去馬爾代夫嗰個禮拜係好開心嘅,成個人叉晒電。」

事實上,晨曦在亞協盃絕對不是當遊埠,每年都交出成績。2005年他們首次出戰,就已經殺入4強。當時已在陣中的朱兆基說:「好大件事,嗰時都未踢過,第一次踢咋,咦入咗8強,咦又4強。」訪問前先播放當年8強次回合主場對黎巴嫩球隊阿爾阿赫德的片段,當時晨曦作客輸0:1,回到主場,踢到42分鐘由亞古沙先開紀錄,總比數追成1:1平手,但上半場補時卻被對手攻入作客入球,下半場要入兩球才能晉級。結果,晨曦在52分鐘由李健和射成2:1,總比數追至2:2,但仍輸作客入球。晨曦沒有放棄,去到完場前梁志榮博到12碼,影片播到劉志強準備主射時,朱兆基指着屏幕,「射呢個位。」畫面上的皮球像跟着他的手指自動導航,順利入網,「佢一定係射呢個位㗎。」雖然16年前的事他未必全部記得很清楚,但多年隊友的踢法,早已刻在骨頭,記在心裡。晨曦憑這個入球,絕殺對手晉身4強。

當時是「冰河時期」,片段中有球迷受訪時指:「好多人覺得香港足球係垃圾,希望可以喺亞洲賽攞番啲成續,香港波其實唔太差。」這場球場入場人數僅1,639人,不足2009年南華主場出戰8強的十分一,但卻是在香港球壇最低潮時的難得的安慰。

4強再遇黎巴嫩球隊,今次這隊叫阿爾內澤默,賽前有段小插曲,作客的首回合賽前4天,有場對流浪的聯賽,晨曦決定當日啟程到黎巴嫩,故提出對流浪改期,但被流浪拒絕。最後晨曦缺席該場賽事,被判輸0:3。晨曦當時是班霸,又打入亞協盃4強,球員士氣高昂,朱兆基說:「我記得大家都撐老闆,豪咗佢3分,冇嘢㗎,下場贏番。」

後防大將高路尼在8強次回合受傷,4強不能上陣。晨曦再次作客去到黎巴嫩,以0:3負予阿爾內澤默,一周後回到香港大球場再戰次回合,2,649名球迷入場,晨曦沒有因為落後三球而放棄,朱兆基說:「我哋好有信心,一定要全攻,成班好餓咁一出就乒鈴嘭唥。」晨曦在開賽5分鐘內連入兩球,但兩球均為詐胡,直至9分鐘賴啟卓建功,加上25分鐘朱兆基起腳被救出,亞古沙「執雞」得手,晨曦總比數追至2:3,決賽資格近在咫尺,卻在1分鐘後被打沉,失掉一個作客入球,最終輸2:3,總比數2:6被淘汰。

「26分鐘輸番嗰球好洩氣,如果2:0落去應該有得咬住。」這段記憶,朱兆基有點模糊,「我印像中我應該喺醫院,因為我冇去到最尾,我係聽消息先知係輸2:3,但係我真係唔記得咩事。」與決賽差一步之遙,朱兆基有一點不甘心,「可惜一定有,可惜嘅係去唔到決賽,因為我覺得好大機會入到,我比賽時感覺到,同對面水平拉得好近。」

4強止步是個遺憾,但對晨曦而言也不是沒有得著,該屆為晨曦攻入7球的亞古沙,受到喀麥隆國家隊的注意,晉身2006年非洲國家隊集訓隊名單。最終入選決賽周大軍名單的,大部份是效力歐洲大聯賽的球員,亞古沙有點理所當然地落選,但也證明就算只是亞洲的次級賽事,只要衝出香港,就能受到更多的注意。當時的喀麥隆國家隊,主力前鋒是伊度奧,亞古沙集訓完回港後,隊友們都不斷開玩笑,「我哋成日笑亞古沙,問佢見唔見到伊度奧,佢個人好謙厚嘅,同埋佢好細個㗎咋,佢年齡細,輩份相對又細㗎,好玩得好好人嘅,我哋成日都話『Eto’o photo show me show me』,成日都笑佢嘅。」這個亞協盃之旅,還有一件鮮為人知的驚險事件,朱兆基指作客黎巴嫩時險遇恐佈襲擊,「諗番起都幾恐佈,我哋住嗰間酒店,門口有架好懷舊嘅巴士,我哋成班走埋去睇㖭。點知返到香港睇報紙,嗰個酒店門口架巴士就有恐佈襲擊。」

2005年的晨曦,除了在亞協盃成績好,本地賽就更犀利,聯賽、銀牌、聯賽盃、足總盃,全部都是冠軍,成為「四冠王」。朱兆基認為,本地賽成績好,也與亞協盃有關係,「經常飛,經常出外踢波,對球會歸屬感好大幫助。大家平日練完波番屋企,星期日出嚟比賽。我哋嗰時成日一齊飛咗去,成班球員聚埋時間多咗好多,士氣、默契好大幫助,做嘢有共同目標。」

晨曦是「冰河時期」的代表球會,朱兆基回想在晨曦那段日子,贏過很多冠軍,但始終也不易捱過,「講夢想㗎咋喎,好彩捱過咗嗰段,但嗰排真係好辛苦,一來隊數少,咁入場人數都少㗎啦,人工又唔係太好,因為競爭少嘛。」他說晨曦薪金不高,但獎金很高,「贏唔到波咪得萬幾蚊囉,但獎金可以cover到好多嘢,可能因為咁,成績都唔差。」晨曦之後,南華和傑志都晉身過亞協盃4強,朱兆基說:「近幾年就算踢亞冠,都有入波,有分,唔係魚腩得好緊要先啦,我哋算好幸運喇,一個聯賽有齊亞冠同亞協踢。」可惜的是,晨曦班主投入漸漸減少,這支撐起「冰河時期」的球隊,現於最低組別丙組角逐。

-----------------------------

《體蘋果》陪你睇波講波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包羅萬有,「體」得舒服,即Like「蘋果體育」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