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亞洲第三 疫下暫回地盤

更新時間 (HKT): 2021.03.24 02:00
■杜小鳳坦言若非疫情影響,她絕對料想不到今年會重操工程故業。

幸好,杜小鳳有喜可報。

隊伍組隊數月初試啼聲,即奪全國賽冠軍,同年三人再上一層樓戰世錦賽,她心中七上八落,「真係八號波、星期六、日都會返去練,好難打,人哋外國對手練幾年,我哋練得三個月。」比賽首輪她們即要硬碰東道主奧地利隊,「好頹呀,一嚟就要對主場隊。」誰料初生之犢淘汰對手,最後以第七名完成賽事,雖是五年前的事,但杜小鳳說起依然睜大眼睛,彷彿難以置信,「竟然贏咗?吓真係?最後攞第七係喜出望外,超級難忘。」靠此一役她鯉躍龍門,運動員身份由最基本的「成年隊」一舉升上「精英甲」,每月資助幾級跳,「我發覺付出咗原來係有回報,所以真係唔好計較住。」

空手道比賽主要分自由搏擊及套拳類的個人形和隊際形三大項,惟奧運及亞運只設前兩項比賽,故世錦賽及亞錦賽即屬杜小鳳一隊可挑戰的最高殿堂,她們首次參加世錦賽即位列第七,惟三戰亞錦賽,直至前年才首度站上頒獎台,「頭兩次都係想爭牌,但爭完得個桔,前年真係爭到喇(季軍),證明自己上到另一個層次,喺亞洲有番咁上下。」本來她們劍指再下一城,但疫情殺到,目標通通讓路,比賽延期,訓練暫停,沉澱一年後她決定退出隊際,改以兼職運動員身份專攻個人形,冀年底能代表香港參加全運會,「我想睇吓可唔可以喺個人方面有發展,退隊最大掙扎係責任,因為隊際冇咗一個人就好似冇咗條手臂,不過同隊友傾完,大家都明白意向。」

疫下人人茫然,她決意尋覓新方向,除於浸大執教鞭教授高中應用學習課程,後來有工程界朋友邀她合作協助,兜兜轉轉又重新申請平安卡進出地盤,「冇咗正常訓練,生活有好多空檔,朋友做拆卸工程,需要有工程底子嘅人幫手做後勤,整理文件。」這一年她生活大變,但變幻實是永恆,曾經離開道場復載譽回去,別過工地又再次歸來,她常言「機緣巧合」,生涯機遇看似總在計劃以外,但於她起碼樣樣俱「圓」,心滿意足,「再揀多次我都係會咁行。如果本來一開始就做運動員,又可能冇大學學位,做唔到工程,可能行咗第二條路,但我覺得咁樣嘅人生係精采啲。」

包羅萬有,「體」得舒服,即Like「蘋果體育」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