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恩師

更新時間 (HKT): 2021.04.18 02:00

時光飛逝,恩師伍晃榮先生離世13載。每年都會發文悼念,今年當然不例外。

關於伍生的種種,寫過太多太多。對他的尊重,早年主要源自那幾年間日日夜夜的言傳指導,讓初出茅廬的我學會一切有關體育新聞之硬技巧;至年紀漸長,閱歷豐富了,才更感激他的身教 — — 或許是我過分解讀,又可能當時他根本沒有要把這套「教」給我們的用意;可是許多事情看在眼裏,再設身處地想想,佩服之餘亦令我確立了對某些事情的價值觀,並保持至今。

說一件小事。入行之初,經濟還未完全走出「沙士」陰霾,三不五時就傳要裁員,作為員工,惶惶不可終日。傳言終究成事實,記得某天早上,幾組主管於會後聚在一起討論,臉上都沒有笑容;那天只有我和伍生一起值班,待他返回坐位,我就問:「伍生,係咪真係要交人(指裁員名單)呀?」他竟然一臉好整以暇:「係呀。」

我連聲音都在發抖:「咁你會交邊個出去呀?」(如今回想,不禁要嘲笑自己當年的天真,竟然期望他會在如此場合跟我說老實話),他只是輕描淡寫的揚揚手:「得啦。」然後轉身離座。我看着他的背影走進高層之房間。

後來的事情,都是經同事轉述。商討裁員時,伍生說了一句:「交人嘅話,交我,我一個夠頂佢哋幾個。」多年後親口求證,他打着哈哈稱是;我問他不擔心真的被炒嗎?「你都儍嘅,梗係驚啦。」然後就笑笑帶過。

也許以他的江湖地位,才夠膽以自己作賭注,而最終我們又真的全組保留,一個不少。年輕時我總是奇怪,為何這種大事他就舉重若輕,小事如寫個錯別字就破口大罵,至許多年後才明白原委;多年來,我闖禍後他總第一時間為我解話、體育新聞時間遭減短總是親自出頭爭取、同時又對下屬嚴格。當時不明所以,至如今需要擔任些管理工作,就明白他以身作則地告訴了我該如何擔任領導角色,就是對內嚴謹,對外企硬。環顧今日香港,上位者犧牲下方利益,屢見不鮮,就更感激伍生在那段歲月給我灌輸的觀念,等閒不敢造次。伍生,能夠在成長路上遇上您,是我的榮幸,無論多過幾年,我還是想好好的說句:感謝,感謝。

伍家謙

多媒體工作者

周日見報

包羅萬有,「體」得舒服,即Like「蘋果體育」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