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壇話當年:「最低限度」彰顯鬥志的徽章 集結吧!流浪先鋒

更新時間 (HKT): 2021.04.19 02:00

「這制服,一穿上,彰顯鬥志的徽章!」這首由標準流浪會長莫耀強主唱的《打打氣》近日響遍球場,皆因流浪突然有球迷,以「最低限度」為球場帶來熱烈氣氛。到底這些忽然出現的流浪球迷是何方神聖?又會否是忽然球迷?

記者/攝影:禤家民

復賽後,流浪的比賽突然變得熱鬧,總有人唱着《打打氣》。除了球場,網上也熱鬧起來,ig出現了幾個新專頁。過往大部份球迷管理的本地足球專頁都以熱血、正能量、甚至是比賽分析為題,最近有專頁以裝作meme圖為主,為香港足球帶來生氣。在看台上唱着《打打氣》為流浪打打氣的那個球迷,也是其中一個新專頁的管理員,叫「流浪先鋒Frontline Rangers」。

流浪有球迷打氣,算是疫境奇蹟吧?我決定邀請他做訪問,就以「最低限度」方式在ig DM約訪,他爽快答應,並應要求找幾位手足一同受訪。隔了一會,我再看到「流浪先鋒」的限時動態,「對東方嗰日嘅打氣手足請盡快pm,有嘢麻煩你哋了。」此時我才醒覺,「原來你們互不認識,連聯絡電話都沒有?」是甚麼可以令幾位素未謀面,從未見過的年輕人在眾目睽睽下忘我大聲高歌?是足球,而且是標準流浪的足球。

打氣冇鼓、冇旗,乜都冇

本着流浪「最低限度」的宗旨,雖然本地球迷已知道他的LIHKG網名,但他仍堅持用別名、不上鏡,本文就稱他為「先鋒」吧!約訪時我也問了「先鋒」,有否與流浪相關的物品如球衣和旗幟,他回答:「沒有,將標準流浪的『最低限度』發揮極致。」他再解釋:「保持標準流浪的『最低限度』運作,所以冇鼓、冇衫、冇旗,乜都冇,只有拍手跟叫喊,『最低限度』。」

「先鋒」坦言,捧流浪最初只為搞笑,但現在真心支持。問到對流浪的看法:「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例如有五星茶餐廳,球員有套房宿舍,最多出場時間,因為有東南海盃,船P、遠足,真是最少資源下做得最多。」他對流浪總監李輝立更加讚賞有加:「雖然看上去有點『度縮』,但限米煮限飯情有可原,是良心公司。李輝立是最被underestimate(低估)的男人,港足最大後盾。」也不得不提莫耀強,「『耀蛋』就較低調,苦撐流浪多年,東南海盃又是他sponsor(贊助),業餘跟職業足球都支持,要好好珍惜這兩個男人。」

成員各有原因轉會流浪

搞笑背後其實也很認真,「先鋒」捧過南區也曾為理文打氣,但與兩隊球迷都不歡而散。如今成為流浪球迷,有人指他是「三姓家奴」,他說:「轉會不算甚麼,來到流浪,就在新崗位貢獻香港足球。」初衷是搞笑,後來卻帶起了球場氣氛,慢慢有球迷自動加入,包括當日一同受訪,化名為「西悉尼」、「昆士柏」、「淡濱尼」和「標準」的他們。

四人本身與「先鋒」不認識,卻因「流浪先鋒」而聚集在流浪打氣區;他們本地足球球齡由最長的「標準」於港超聯成立前開始,到最短的「淡濱尼」在上月流浪對東方才首次入場。支持流浪的原因各有不同,「標準」說:「看見有個page(專頁),流浪一直被嘲笑,指他們班費少,400元月薪怎養家,又說不夠就問媽補貼,本來沒甚好感,但近年不錯,重用年輕球員,又幫助失意球員。」「西悉尼」本身支持夢想FC,上季散班後,流浪冷手執個熱煎堆,簽入夢想本已聘用的外援如巴辛等,所以「西悉尼」就改為支持流浪。「昆士柏」也有類似經歷,本為和富大埔球迷,見到「流浪先鋒」專頁就與他們一起支持流浪。「淡濱尼」也受「流浪先鋒」影響,加上在YouTube看到「Hong Kong Football On Tour」3月的短片,指流浪球迷是港超聯八隊最弱,想為流浪抱不平。

《我垃永恆》變禁歌

這班流浪打氣團其實不足10人,但「標準流浪!啪啪啪啪啪!」的聲音仍能響遍球場。「先鋒」說:「一開始時比較尷尬,幸好第一場有朋友陪我入場,第二場就認識他們幾個,好開心。不理會是支持球會還是『玩膠』,都是好事。」雖說是「最低限度」,但打氣也不只是「啪啪啪啪啪」和《打打氣》,「先鋒」有創作打氣歌,這些打氣歌不少是最傳統、已在歐洲流行多年的旋律,改以適合流浪的詞,如《Allez Allez Allez》,利物浦版是「From Paris down to Turkey」(由巴黎南下到土耳其),「先鋒」將詞改成「From Tin Yip Road to Southern」(由天業路到南區),他說:「甲組時作客最北的球場應該是天業路,南區就是香港最南端,這樣改就能配合流浪。」最近亦把樂隊ToNick的《時間的初衷》改寫成《流浪的初衷》。除了打氣歌,「流浪先鋒」也創作meme圖,在流浪先後守和理文及傑志後,把流浪化身蘇彝士運河的長賜號,意味球隊連續「零封」對手。

「先鋒」也為球員創作專屬打氣歌,為盧均宜寫的一首,歌詞其實是嘲笑他,提及到盧均宜「Could’ve won the cup,but he fxxk it up」(本可贏冠軍,但他搞垮了)。主角盧均宜笑言沒留意歌詞:「OK,也開心,起碼有人留意。」流浪尚有首非官方打氣歌《我垃永恆》,球迷在對東方那場和對愉園都有唱,只是每次一唱球隊就立即失球,「流浪先鋒」已決定以後不唱。他們也曾在比賽的72分鐘唱生日歌,向李輝立賀壽。

一眾流浪球迷封了「最佳衣着獎」予基藍馬,還有MVP,但與球迷互動最多的是播磨浩謙,播磨浩謙說:「球迷留言,就看看說甚麼,如果正常,叫我加油,就回覆謝謝。」以往踢傑志時曾被球迷指罵,轉投流浪後壓力較小,又有球迷支持,「有時不是我想看,是朋友傳來,看見有人罵,總有點不快。但現在朋友再傳就會說,『喂,有人用埋你個樣做icon喎。』」

球場上比賽球員,聽到《打打氣》有何感受?播磨浩謙說:「入場觀戰,最重要是開心。」他亦不介意球迷再唱《我垃永恆》,「難道唱足90分鐘會輸90球?」播磨又指有球迷支持,莫耀強和李輝立比以前開心。昨日流浪主場對南區的比賽,流浪向球迷派球衣,據球迷表示,球衣是送給他們的,竟然不用完場後歸還。

現時的香港,「開心」很重要。「先鋒」也指入場觀賽最重要開心,「瘋癲90分鐘,『流浪先鋒』沒聯絡用的群組,只有ig,原本真不認識,大家聚集『玩膠』,ig說句『球迷區要人』就自然有人。」 球迷也許需要激情、需要瘋狂、需要忠心,但說到底無論是踢球還是看球,都是為了尋開心,在那90分鐘完全忘記現實醜惡。

包羅萬有,「體」得舒服,即Like「蘋果體育」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