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彬手記:歐超聯之死

更新時間 (HKT): 2021.04.23 02:00

今次歐超聯由「起錨」到「拋錨」,只是短短60小時,以各豪門的貪婪和面對的財政壓力,肯定有機會死灰復燃。今次極速潰不成軍,死因在那,下次又有甚麼可做?以下幾點,拋磚引玉,大家討論一下。

公平賽制

相比歐聯,歐超聯最大問題是強權永續,據報12隊簽下合約,直到2044年,原意當然是大家捆綁一起,侷上賊船,以免有人中途縮沙,令新的比賽吸引力大減。但如此一來,間接令各強隊先歐超聯然後本土聯賽,也直接令本土球迷無名火起。

歐洲足協一直希望畫大個餅,近年不斷擴張,加入較次聯賽的代表,其實吸引力真的一般。如果能夠回歸基本,以歐洲系數或歐戰戰績作其一準則,收窄至主要聯賽才可參加,那影響力較細,吸引力也勝過歐聯。某些強隊可以有種籽制度,獲得多於一年的資格,但永續肯定行不通。

利益均沾

今次歐超聯惹來軒然大波,球迷群起反對,針對的,是貪財這兩個字。歐超聯本身是個半封閉的比賽,因為只有五個名額讓其他球隊參加,其他15支創始球會,不設升降班,也不會喪失資格,那與封閉的NBA無異。

很多人聽過NBA有薪金上限,其實也設有薪金下限。參加歐超聯的球隊,可獲每年數十億的收入,如果真的如佩雷斯所言,是「為足球及40億球迷設想」,那大可引入薪金下限的概念,規定若干收益需用於球會之上,例如培訓年輕球員、一隊總薪金要高於某個數、基建和球場要提供更好設施等,當球迷見到愛隊有進步,反對聲浪自然減少。

高人撐腰

今次歐超聯的公關差勁,除了是推出時缺乏相應部署,面對反對時也沒有人站出來聲援;當球迷公開表態,上街遊行,有那間球會試過出來解釋?

試想想,今次帶頭反對的,正是球會最得民心的幾位,如曼聯的費格遜,利物浦的高普,阿仙奴的雲格和亨利等;由他們的言論可見,事前蒙在鼓裏,全不知情。歐超聯真的想東山再起,必須要球會的一眾icon支持,至於如何說服他們,那肯定與球會的發展有關,換言之各種收益必須有更清晰的藍圖,才可望打動他們。否則以各大球會班主的形象之差,恐怕如何花言巧語,都只會徒勞無功。

烏合之眾

今次歐超聯的失敗,佩雷斯一方有暗示車路士太早跳船,引起連鎖反應,令其他五支英超隊不得不火速變節。事實上,12支創始球會對歐超聯的態度大為不同,美國人揸旗的阿仙奴、利物浦和曼聯,本就對歐洲佬的大愛歐聯形式不滿,認為把收益分給弱國代表,對足球發展並無好處,他們的確有經營困難,但比起意甲的米蘭雙雄和祖記,以及西甲的皇巴馬體會,已深陷水深火熱,完全不同。至於車路士和曼城更是大把錢,班主視球會為「玩具」,最重要是贏得獎盃。

現實來看,各大聯賽都不可能抗拒外資流入,歐洲各國的經濟受疫情嚴重打擊,更加難以抗拒金錢,但當本土勢力仍是佔大多數,如此明刀明槍欺壓,不可能吞下這啖氣,所以在其他14隊的壓力下,Big 6比任何一隊都更快歸降。就算桀驁不馴的佩雷斯仍然死撐,但大勢已去,只能打打嘴炮。如非Big 6投降,大家訴諸法院,迫令各大聯賽難以繼續,以攬炒作脅,其實勝負難料。

今次的歐超聯革命,見到這班高層離地無能,本身豪門高呼賺少了經營困難,已難以令人同情;賽制永續霸權,也自成箭靶,加上公關無能,透明度不足,在毫無諮詢和民意下想強行上馬,在當今以民意為主流下,更是可笑。至於所謂拯救足球,更是笑話,大概只比性交可轉運的荒謬說法高明。

在功利足球、金元足球的世代,不少球迷都異常推舉列斯聯的「狂人領隊」比爾沙,因他無論對住任何對手,都讓麾下球員大無畏應戰。他就說過,「以弱勝強,正是足球能成為舉世最受歡迎運動的原因。」(”On—e of the reasons football is the most popular sport in the world, is because the weak can beat the powerful”)

現實世界殘酷不公,為公義盡力調查也可成為罪名,運動已是極少數仍算公平的賽場,無論誰人想破壞這原則,注定會被人民唾棄;今次歐超聯的火速崩潰,也正因一班以為有財有勢的有錢佬,眼中只有金錢,而從來沒有了解過足球的初心。

文:仙道彬

包羅萬有,「體」得舒服,即Like「蘋果體育」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