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疫情下冇得教水搞到發福 蔡曉慧寄語後輩要自強

更新時間 (HKT): 2021.04.24 06:00

自細贏在起跑線,小學到大學統統讀名校,游泳生涯順風順水,前香港「背后」蔡曉慧(Sherry)今年教水第10年,沒想到遇上世紀疫情,人生未試過接近10個月冇工開,瘦了荷包,肥了自己,但不減堅毅意志:「這個時候,我不可以跌低,因為我是一班泳員的一個寄托。」

記者/攝影:徐嘉華

對上一次見Sherry,是去年一月爆疫前幾個星期,體院舉行了香港游泳教練會年度頒獎,她首次獲頒Harry Wright教練獎,當天,她的愛徒伍棹然獲「最進步泳員獎」,雙喜臨門,以前獲獎無數的Sherry,也特別珍重這個她當教練後第一個獎:「這個獎是一個好重要的認同及肯定,不是代表我教得有幾好,而是我的學生游得夠好,教了10年水,我一直不敢找人提名我參選(教練獎項),總覺得自己未夠班,這次是覺得自己ready了。」

出乎Sherry意料的,是獲獎不足一個月就爆發疫情,這一年零四個月,泳池、泳灘關足九個多月,再好的教練也無用武之地;近一年斷斷續續的關池、開池再關池的日期,Sherry記得很清楚,從去年1月29日關到5月,之後7月又再關、9月重開、12月2日關到本月1日:「當然清楚,因為無糧出嘛!」

「記得一開始因疫情關池,會不斷抱着下星期會重開的希望,跟住第二波、第三波,見到確診數字不斷上升,慢慢變得麻木,到去年12月第四波,我已做好心理準備。」一班游泳教練接近300日的零收入,有的為糊口轉行送外賣、揸Uber、做清潔工,Sherry幸好在大泳會做總教練,疫情期間也想出一套網上教學法,才不致零收入。

訪問這天泳池還未開,Sherry踩着單車,帶着以前穿過的奧運鯊魚泳衣、刻了自己姓氏「TSAI」的泳帽,以及已斷了帶的紫色泳鏡,全盛期曾擁有18項香港游泳紀錄的她,2019年12月香港東亞運後退役;眼前的她發福了點,近日多以單車代步,順便消脂:「疫情初段搞到個人好懶,日日困在屋企,好負能量,後來我發現自己開始不鍾意影相,因為肥了,影了也不好看,亦感覺不健康,開始控制飲食,亦買了這部單車keep fit,有工開就踩車去開工,閒時會踩單做運動。」

問她有沒有後悔年僅26歲就退役,她想也不想就說:「我足足16年的游泳生涯是無悔的,游完香港辦的東亞運退役,是最好不過的timing,當時如果我繼續游下去,可能只有零點幾秒的進步,但世界的進步快我很多。」

Sherry沒即時加入游泳教練行列,退役後給自己一年時間去找新路向,除了修讀中大碩士課程外,亦瘋狂地試不同工種,包括香港奧委會及體院的文職工作、亦兼職教水、做電視台體育主持等等:「我退役時已26歲,年齡比其他畢業生都大,所以想盡快吸收社會經驗,那一年工作後發覺自己不太鍾意在辦工室做朝九晚五。」

2011年,Sherry正式進入游泳教練行列,這10年,她試過自組泳會,自己收學員,2015年加入本地大泳會,兩年前成為大埔泳會總教練,手上約有20名潛質優厚的中學生泳員,曾打破香港紀錄及港青紀錄,表表者是18歲的前男拔泳隊隊長、去年剛升讀美國喬治亞大學一年級的伍棹然,他既擁有兩項港績,亦曾參加世青及世錦賽,Sherry表示:「以前我做運動員時有個香港排名第一的光環,做教練要放下這光環,由零開始不斷謙虛學習,伍棹然是我一個小小的成功,希望未來有更多泳員參加亞運會等級的大賽。」

自認是嚴師的Sherry,認為教練工作比做泳手難得多,尤其過去一年多面對前所未有的疫情,如何令一班年青學生泳員保持鬥志,是難上加難:「疫情這段日子,誰不難過?但我覺得這個時候不可以跌低,因為我是一班泳員的一個寄托;這疫情對一班青少年泳員來講,其實都好迷失,天天困在家,所以想出一套網上教學,專訓練他們平時忽視的陸上練習如提升敏捷度、柔韌度、力量及靈活性,當是增值自己,當一切回復正常時,他們就能勝人一籌。」

公眾泳池已於本月2號重開,雖然受着多項防疫措施限制,包括入場人數不可超過可容納人數的30%,每一訓練小組不可超過四人等等,但一如Sherry所說:「我不介意這些防疫措施,至少有條路給我們游泳教練行嘛!」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

《體蘋果》陪你睇波講波

包羅萬有,「體」得舒服,即Like「蘋果體育」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