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疫下瘦了荷包肥了自己 
蔡曉慧游手不好閒

更新時間 (HKT): 2021.04.25 02:00

游泳生涯一直順風順水,前香港「背后」蔡曉慧(Sherry)今年教游泳第10年,沒想到遇上世紀疫情,人生未試過近10個月沒開工,瘦了荷包肥了自己,但不減堅毅意志:「這時候我不可倒下,因為我是一班泳員的一個寄託。」

記者/攝影:徐嘉華

上次見Sherry是去年1月爆疫前數星期,體院舉行了香港游泳教練會年度頒獎禮,她首獲頒「Harry Wright教練獎」,當天她的愛徒伍棹然獲「最進步泳員獎」,雙喜臨門,以前獲獎無數的Sherry特別珍重這個她當教練後的第一個獎:「這獎是個很重要的認同,不是代表我教得多好,而是我的學生游得好,教了10年,我一直不敢找人提名我(教練獎項),總覺自己不夠資格,這次就覺得預備好了。」

教水10年無悔退役

出乎Sherry意料的是獲獎不足一個月就爆發疫情,這1年4個月,泳池、泳灘關足九個多月,再好的教練也無用武之地;近一年斷斷續續的關池、開池再關池的日期,Sherry記得很清楚,從去年1月29日關到5月,之後7月再關、9月重開、12月2日關到本月1日:「當然清楚,因為沒薪酬嘛!」

「記得一開始因疫情關池,會不斷抱着下星期會重開的希望,接着第2波、第3波,見到確診數字不斷上升,到去年12月第4波,我已做好心理準備。」一班游泳教練近300天零收入,有的已轉行送外賣、駕Uber,Sherry慶幸在大泳會做總教練,疫情間也想出一套網上教學才不致零收入。

訪問這天泳池未重開,Sherry騎着單車,帶着以前穿過的奧運鯊魚泳衣、有自己姓氏「TSAI」的泳帽,以及帶已斷了的紫色泳鏡,全盛期曾擁18項香港游泳紀錄的她,在2009年12月香港東亞運後退役;眼前的她有點變胖,近日多以單車代步,順便消脂:「疫情初期人很懶,天天困在家,超多負能量,後來我發現開始不愛拍照,因胖了,拍了也不好看,亦感覺不健康,開始控制飲食,買了單車瘦身,有工作就騎車去開工。」

問她有沒有後悔年僅26歲就退役,她想也不想說:「我足足16年的游泳生涯是無悔的,游完香港辦的東亞運退役是最好不過的時機,當時如我繼續游下去,可能只有零點幾秒的進步。」

Sherry沒即時加入教練行列,退役後給自己一年找新路向,除修讀碩士課程,亦瘋狂試不同工種,包括香港奧委會及體院的文職、兼職教練及做電視台體育主持等等:「我退役時已26歲,年齡比其他畢業生大,所以想盡快吸收社會經驗,那年工作後發覺自己不太喜歡在辦公室做朝九晚五的工作。」

2011年,Sherry正式進入游泳教練行列,這10年她試過自組泳會,自己收學員,2015年加入本地大泳會,兩年前成為大埔泳會總教練,手上約有20名潛質優厚的中學生泳員,曾打破香港紀錄及港青紀錄,代表是18歲的前男拔萃泳隊隊長、去年剛升讀美國喬治亞大學1年級的伍棹然,他既擁兩項港績,亦曾參加世青及世錦賽,Sherry表示:「以前做運動員時有個香港第一的光環,做教練就要放下,由零開始不斷學習,伍棹然是我一個小小里程碑,希望未來有更多泳員參加亞運會等級的大賽。」

創網上教學課程自救

Sherry認為教練工作比做泳手難得多:「疫情這段日子誰不難過?但我覺得這時候不可倒下,因我是泳員的一個寄託;這疫情對一班青少年泳員來說,其實都很迷失,所以想出一套網上教學,專門訓練他們平時忽視的陸上練習如提升敏捷度、柔軟度、力量及靈活性,當是增值自己,當一切回復正常時,他們就能勝人一籌。」公眾泳池已於本月二日重開,雖然受着多項防疫措施限制,但正如Sherry所說:「我不介意,至少有條活路給我們游泳教練!」

雅典奧運持旗手最威一次

10歲開始習泳的蔡曉慧身為香港「背后」,在16年游泳生涯參加過不少「運動會」,但說到最難忘,一定是運動員的最高舞台——奧運,她參加了三次,每屆都有難忘事:

2000年悉尼奧運:像個小粉絲

蔡:當年我17歲,參加50米自由泳及100米背泳,在現場像個小粉絲,第一次見到世界最強的泳手,感覺自己好渺小,那時很喜歡澳洲的科比,剛好在悉尼舉行,全場為他歡呼的情景好震撼。

2004年雅典奧運:開幕禮持旗手是最威一次

蔡:是我運動員生涯最威風、最深刻一次,我很幸運被選中,亦為作為泳手感驕傲,這屆我參加100米及200米背泳,記得這年我赴雅典的航班上,有記者問我當持旗手的感受和有甚麼準備,我就隨便說了:「會敷面膜囉!」最後我都好好享受了持旗那30多秒。

2008年北京奧運:個人最後一屆

蔡:這年我游100米背泳及200米個人混合泳,很開心亦很感激一班中學同學飛赴北京支持我,還造了橫額跟T恤為我打氣,最後我破了港績。

包羅萬有,「體」得舒服,即Like「蘋果體育」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