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壇話當年:教福建起步到傑志奪冠無數 朱志光光輝「帥」月

更新時間 (HKT): 2021.05.24 02:00

千禧年代港甲總是隊數不足,充斥着中國球會的那個時候,曾出現過一支名為福建的球會。有着很中國的名字,福建確實與福建有關,但福建確實是香港球會,在港甲的短短三季,出產過一些名將,更曾受剛為傑志蟬聯港超的最佳教練朱志光啟蒙。

記者/攝影:禤家民

手機用戶請按此放大圖表

南城地產、香雪製藥、日之泉等,千禧年代有過不少這些來自中國的球會出戰當時港甲。01/02球季取得港乙冠軍而升班的福建,名字甚至比那些中國球會更中國,但卻是不折不扣的香港球會。福建雖然只留在港甲短短三個球季,但不時踢出驚喜,名副其實是「蔗渣價錢踢出燒鵝味道」,出產過唐建文、蘇來強、黃展鴻、趙俊傑等在職業球壇多年的球員,現為傑志總監兼主教練的朱志光,也是在福建展開教練生涯。

邀朱sir談福建,他先說自己做球員時的經歷,直言1980年代球市好,物價也不像現在高,所以球員很少計劃掛靴後的生活,「以前能賺錢,付了首期就OK啦,在香港解決了住,就很多事都容易解決。」他說當時樓價不像現時般,很多球員都可以負擔,「當時球員不重視基本薪酬,獎金才最重要,有時球隊發現金獎,踢完就付,有人甚至不帶錢包來比賽,踢完就有錢。」他指當時做個銀行經理,月薪可能只有3,000多元,但一場比賽的獎金,可能已有800至1,500元。

辦工作證搞波衫一腳踢

如當時大部份球員一樣,朱sir也沒有計劃過掛靴後成為教練,這時候他又再次道出他的名言,「變化比計劃來得快,真的。」朱sir掛靴後繼續踢衞生波,認識一些球會中人,有一日被問到,「朱仔,你有在做教練,有球隊想找你幫忙。」結果朱sir就成為了福建升上甲組後的教練,他笑言:「福建當時給我的感覺是搞籃球、有翁金驊等港隊成員。那時在球會有自己房間,處理註冊、申請工作證等,當時只有幾間大會有專人做,小球會呢,我後來不知怎摸索一下,就懂搞工作證和球員註冊。」連球衣也是朱sir負責,當時他第一年找到Puma,之後又有美津濃贊助,「顏色都是我定,球會最初說過要綠色,但我用黃色和藍色也沒人過問。」

升上甲組後,福建組軍也靠朱sir,「有些球員我本就認識,是我踢星島時的青年軍,球圈不大,知道怎樣找球員,搞福建要甚麼球員,搞傑志找甚麼球員,你要很清楚,像做導演監製。」問他在福建第一個找的球員是誰,朱sir思考良久,「好像也是唐建文,他15、16歲已經跟隨我,那時朋友叫我去踢球,他跟他叔叔去踢就認識了。唐文頗乖,現在成家立室,又入選港隊,對巴林踢得不錯,我在場邊看着都無限感慨。我不是特別照顧他,我對球員一視同仁。」

高梵賣牛來港白鞋試腳

在當時福建陣中,最後發展得最好的是加納鋒將高梵,也可算是是艾力士和朱兆基外,朱sir另一個經典,「以前跑馬地,差不多每天都有人來試腳,特別是非洲。我很記得當天他(高梵)穿上白鞋,不是純『白飯魚』,但都跑得好快,我就是看中他跑得快,讓他留下。」非洲球員為求改善生活,決心很大,「他告訴我賣了隻牛來買機票外闖。」

朱sir指出名處理死球好的蘇來強,當時連開角球都乏力,「但他就是不認輸,跟大眼(黃展鴻)都有一個優點,就是基本功好,踢街波長大,一直打小組。」他指兩人首季經驗不足,對抗性差而常被搶走控球,但一季後已適應,朱sir續說:「但一支球隊不可以全部用這些球員,要有跑得快,隊友都笑高梵球技不佳,只懂奔跑,但足球成就最好的就是他,他在大陸接近10年,平均一個月賺多少?他最後一份合約,球隊踢港超(富力),都17、18萬月薪。他在加納有間學校,在美國認識了女朋友,邁阿密有屋。我看着他當年買個菠蘿包都沒錢,我經常買給他吃,他很喜歡的。」

最後一戰幾阻晨曦奪冠

朱sir有深刻印象的還有張春暉,「他很會拖時間,我沒教他的,他知道球隊要跟時間競賽,有時接個高空球,故意撞在別人身上再倒下,自己脫下手套,然後又要找人為他戴上。當你實力比人弱就會這樣,是足球比賽一部份。」

防守反擊、拖時間,就是當時福建的生存之道。不被看好下,福建最終留在甲組三個球季,很多強隊面對福建也不能保證全身而退,朱sir特別記得晨曦和愉園鬥到最後一輪的04/05球季,煞科戰前愉園與晨曦同分,但得失球佔優,愉園擊敗傑志就極有可能封王;晨曦面對要護級的福建,除了要全取三分,也要盡力追得失球數。結果,愉園只與傑志以3:3賽和,但晨曦也不是輕易贏到冠軍,朱sir說:「好多人以為很容易贏,但我們到80多分鐘才失守。」晨曦該仗在83分鐘由亞古沙建功,以1:0擊敗福建封王,而這亦是福建在港甲的最後一仗。

福建三季啟發防守思維

難忘的還有同季對流浪一仗,補時長達15分鐘,「我記得有球迷扔鞋出球場,場上一片混亂。我估計球證覺得球員拖時間,但拖時間就多補7、8分鐘,這麼長不如多打半場?」

福建的經歷,可算是為朱sir打下了根基,「那幾年建立了我的防守思維,香港足球甚麼時候很直接,甚麼時候不直接,當時啟發了我很多。」朱sir最近很喜歡用錢包作比喻,「教防守容易,不用想怎走位等。像有人給你錢包看管,給個大餅叫你小心不要丟失一樣而已。」今季帶領傑志完成2循環14場賽事後僅失9球,也許與10多年前福建的啟示有關。

包羅萬有,「體」得舒服,即Like「蘋果體育」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