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人訪:何子樂撐起港隊半「壁」江山 
小師妹新任務

更新時間 (HKT): 2021.06.02 02:00

香港女子壁球界改朝換代,兩大領軍人馬歐詠芝及陳浩鈴去年雙雙退役,但長江後浪推前浪,港隊不乏人才,2018年亞運何子樂於團體賽決賽打頭陣取勝,奠下港隊歷史性奪金基礎,賽後她一句「師妹完成任務」交棒予師姐上陣;如今兩將淡出,25歲的她再次接過前輩的任務,磨刀霍霍接班,矢志為港隊守住亞洲前列的江山。

記者:洪量丰

攝影:董立華

一如多數壁球員成長軌迹,何子樂讀小一已從小型球起步,然而最初接觸的卻非壁球,而是網球,「我一開始係打小網球先,都係報啲興趣班,但打得網球就自然打埋壁球,報咗啲考章班識到伯樂葉sir(葉浩倫),佢邀請我加入地區訓練,之後好快已經再入埋精英訓練。」當年她於小型球成績彪炳,名列前茅,捧盃乃家常便飯,甚至人人夢想當律師醫生消防員,她小學已立志長大要加入體壇,「小學會寫紀念冊,我已經寫話想做職業運動員,我喺小學就有呢個目標,以前玩好多運動,網球壁球籃球田徑都有,最後都係揀定壁球。」

手機用戶請按此放大圖表

難忘趙詠賢教控制情緒

她年紀輕輕於同一年齡層打遍全港無敵手,習慣順境的她雖有天份,但面對逆境卻不能解困,小學時偶有失利或表現不佳即於場上大發脾氣,她自道「有個心態唔識輸,打壁球一輸就接受唔到」,想不到她竟吸引到位處壁球界頂尖的趙詠賢留心其進展,有次訓練過後特意語重心長跟時為幼苗的她大談哲理,「我細個打得差會發脾氣,有次Miss(趙詠賢)好語重心長咁同我傾咗大概半個鐘,教我發脾氣時點轉化自己情緒,有咩好有咩唔好,講講講講咗好耐,當時我又唔係跟佢,都咁用心教我。」

未見世界之大,何子樂尚可自恃其天資,但升中時她入讀體藝這所體壇木人巷,她才知一山還有一山高。何子樂升中一時,體藝粒粒皆星,陳浩鈴、歐詠芝二人仍在學,現役隊友廖梓苓亦是其師姐,她坦言當時學校人才鼎盛,她新丁入學無緣出賽,「嘩!佢哋好勁,入到去時有好多唔同師姐,所以係要做後備,冇得打正選,當時睇住佢哋就覺得,第時都要好似佢哋咁。」

陳歐年代領港隊歷史性奪得世青賽女團金牌,贏得「壁球四小花」稱號,前輩開創先河,後來者的成績難免被拿來比較,其實時至何子樂年代,香港青年隊表現絕不被比下去,何子樂曾率隊兩奪世青季軍,「我都唔會話好大壓力,佢哋世青真係好勁,但我哋都做到自己最好,後來攞過2次世青第3,對我哋嚟講都係好好成績。」

何子樂中學畢業後,順利實現兒時夢想成為職業運動員,多數運動員視奧運為終極舞台,惟奧運不設壁球項目,四年一度的亞運會遂成香港壁球員的最高殿堂。自2010年起,實力超班的陳歐穩佔團體賽兩席,其餘兩席則由一眾女將同室操戈角逐,2018年時,其時22歲的何子樂正於隊內賽最後一場擊敗隊友,鎖定參加雅加達亞運的席位。中一時她在場邊見證師姐於學界征戰,沒想到多年後竟有機會與兩位體藝師姐同場披甲,她拿起多年前與陳浩鈴一高一矮的合照笑道:「幅相我仲矮佢一個頭,佢攞19歲組冠軍,我就攞13歲,但最後係我哋一齊去比賽攞亞運金牌, 好搞笑。」

隊友信任亞運帶病建功

初生之犢首次參加大型運動會,第三板的重任落於何子樂身上,港隊雖為獎牌大熱,然而連續兩屆亞運於團體賽敗予有名將妮高坐鎮的宿敵馬來西亞,2018年時假若小組賽最後一場不敵印度,只能以次名出線,又要惡鬥馬來西亞爭入決賽。關鍵一戰何子樂先贏兩局,最後竟兵敗如山倒反輸2:3,幸兩位師姐雙雙報捷,港隊才得以首名出線,何子樂憶述賽後壓力爆煲,「我當時好擔心,好驚因為我累咗團隊輸,後尾我先知呢個諗法好錯,團隊就係贏一齊贏,輸都係成隊一齊輸。」

港隊其後於四強順利淘汰日本,殺入決賽,兜兜轉轉,對手又是爆冷粉碎馬來西亞衞冕夢的印度,在歷史性金牌之前,何子樂首先要面對小組賽失利的夢魘,她說初賽敗陣後獨自走到戶外散心,最後卻着涼致身體不適,賽前一晚隊內曾經討論是否要換人出場,「打決賽前我哋開會要決定出唔出我,但教練隊友都好信任我,開完會之後我話好多謝你哋支持,聽日我會盡我能力打好呢場比賽,嗰時都講到眼濕濕,好似睇戲咁。」

翌日決賽何子樂打頭陣出馬,一如初賽,她早早手握兩局優勢,不過第3局卻被對手以12:10扳回一城,眼看歷史或要重演,第4局她咬緊牙關以11:3取勝,助港隊先拔頭籌,賽後她走出玻璃場,信心堅定交棒予歐詠芝,「我出到嚟同兩位師姐講,『師妹完成任務,跟住交畀你哋喇,加油!』」

師姐退役與隊友共進退

當刻她交棒予師姐,實際卻是師姐交棒予她,亞運後兩年內,歐詠芝、陳浩鈴齊急流勇退,何子樂與陳浩鈴特別投契,去年3月師姐最後一次出外比賽時,她特要求兩人同房共度最後時光,她指早有心理準備要適應兩人退役的日子,「知道(陳浩鈴)退嘅一刻都唔係話好意外,佢話你之後要努力,冇咗佢帶住我,佢都已經教咗我自己一個要點樣要去面對比賽。」

剛巧一年前小記相約陳浩鈴作退役專訪,其時她寄語後輩要相信自己,「喺場上面你唔會望到觀眾、教練,好多時都係要靠自己望住前場,希望佢哋會信自己,唔好妄自菲薄。」於何子樂心中,更重要乃與隊友共同進退,「個心態就係我唔可以靠第1、2板嘅師姐去carry我,𠵱家我哋港隊幾個世界排名都好近,我年紀亦唔係最大,以前可能有兩個大師姐帶住,𠵱家係我哋成隊一齊行呢個團體賽,一齊去努力。」

過去一年體壇停擺,及至3月香港壁球壇才2次復辦主席盃讓球手重拾比賽感覺,何子樂一次奪亞,一次八強出局。轉眼距亞運奪金已是三年前的往事,杭州亞運旋即又至,何子樂坦言久別賽場感覺生疏,冀盡快重新焫着,未來世界排名由現時第45殺入前30,「人生第一次咁耐冇打比賽,啱啱個比賽搵唔番團火,希望下次可以做到,眼神亦要凌厲啲。」

包羅萬有,「體」得舒服,即Like「蘋果體育」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