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籽】自己樹木自己救

更新時間 (HKT): 2015.08.21 05:20

【旅遊籽:文化地標】
來生不做香港樹。好地地住了幾十年,平日為街坊遮擋艷陽,受風吹雨打都屹立不倒。偏偏一紙投訴、一次誤判就惹來殺生之禍。背後無形黑手亂舞,連樹都要慨嘆:「我恐懼。」住在外國的同類時不時收到情書,石屎建築在旁將就興建,大概他們都會覺得投錯胎生於這東方小島,政府部門無料到,又要靠民眾發功,你班××畀香港樹同香港人唞吓得唔得?

民間樹木辦 監測樹木健康

唞?邊有得唞?採訪期間,荃灣及坪洲又接連傳來胡亂斬樹消息,專門評估樹木風險的樹藝師馬經倫(Samuel)職業病發,自發前往坪洲為已在刀口的老朴樹睇症,花兩小時仔細檢查,得出毋須斬樹的結論,回家再寫評估報告,無幾噸熱血都不成事。他指斬樹近乎每日都發生,只是近日迴響較大。民間反對聲音響,地政總署暫延移除老朴樹,算是小勝一仗。「我的身份好被動,始終居民才是重要持份者。我做檢查時,坪洲街坊告訴我,老朴樹位處大斜路與平路之間,老人家行完斜路會在樹下乘涼,幾十年相安無事,問我此樹可否不斬。」樹下結半生情緣,街坊不捨,但Samuel要理性對待,「若塌樹弄傷人就是我的責任。其實斬樹乃最後手段,如果無即時危險,修剪樹冠、用支架、拉纜做鞏固工程等,都可以救樹。」 斬一棵樹只消幾小時,種成大樹讓後人乘涼要幾十年,人同樹有幾多個十年?金錢成本人人識計,情感成本呢,政府懶理。

群組自發社區護樹 樹藝師參與

樹藝師百寶袋

「大家唔好緊張,身為一個專業的樹藝師,有鎚仔、螺絲批在身,是一件很正常的事……」Samuel的背包裏常有一堆測樹工具,隨時監測樹木健康。

Dear Tree 為一紙來信手繪樹景

捍衞保育 樹木是社區一分子

本來面目模糊的樹木,在她的粉筆下和社區渾然結合,變成一道獨立風景。看了幾次,我都開始認得幾棵樹。「其實每棵都好獨特。大家多留意樹,才會起來捍衞。外國做社區保育,會當樹木是社區一分子,共同保留下來,這才是原汁原味的地區面貌。」近年的塌樹事件,令樹木有社區炸彈形象。Connie反駁是人自埋炸彈,「街上的樹木身邊多是石屎及人工建築,樹木難有空間及養份生長,自然有塌下危機。」

嘉道理木匠 讓廢木重生

按紋理色澤 變身家具

灣仔街坊推介林蔭路

在港督衛奕信年代,灣仔開始推行一千棵樹木種植計劃,前立法會局議員林貝聿嘉找來一班政經界名人鏟泥植樹,如有彭定康、曾蔭權、陳方安生等。最近社區組織「灣仔好日誌」想追蹤這一千棵樹,卻發現大部份已無從稽考,一千棵樹不知何處去。前人種樹計劃有功,現時灣仔區的確保留有不少大樹老樹。中半山可能太難行,想漫步於林蔭間,灣仔街坊話銅鑼灣至灣仔路程短短地值得推介。

維園木棉群(高士威道120號)

中央圖書館朴樹(高士威道66號)

香港中央圖書館的朴樹有約115年樹齡,記載於香港古樹名木冊內。值得一提是此樹比附近樹木受較多照顧及保護,有較多空間生長。

印度榕(加路連山道8號)

樹幹直徑約4.7米,遠看像一頭大魔怪。

灣仔公園樹頭菜(灣仔公園)

John Denver親種細葉榕(灣仔道93號)

彭定康親種垂葉榕(莊士敦道62號)

芒果樹(皇后大道246號)

樹木二三事

1.預防勝於治療,樹木都一樣。香港只有約1,500名註冊樹藝師,不可能監測全港樹木。Samuel給大家一點小提示,除了看見白蟻、樹葉落盡、散發惡臭、樹幹腐爛等情況須報告,市民亦可留意樹木有沒有大量水橫枝,即從樹幹突兀地長出大量樹葉,反映樹木營養不足。若有真菌或蘑菇,也是樹木生病的警示。

2.近日報章上常見香港樹木辦就斬樹發言,但Samuel強調樹木辦其實沒有實權。他們的職責主要是統籌各政府部門的樹木組,但實際上如何打理樹木都交由各部門樹木組自行決定。Samuel指近期如般咸道、坪洲、西樓角花園斬樹事件,都出於各政府部門之手,跟樹木辦關係不大。而樹木辦多為各部門負責環境事務的人員。

3.香港有些街道的命名與樹木有關,如香港第一條街道荷李活道(Hollywood Road),就是因為路上兩旁種滿香港原生樹冬青樹(Holly)。另外,大角嘴附近街道多以樹木命名,如有橡樹、楓樹、櫻桃木及合桃樹等,但這些樹並非香港原生樹,只是因為英國官員懷念家鄉樹種而命名。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