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崢心導遊●宅心仁厚的Prix Omnivore得主Guillaume Gomez

更新時間 (HKT): 2020.10.16 00:30
Guillaume Gomez展示新鮮出爐的維也納甜酥朱古力麵包。

法國美食活動Omnivore一向是餐飲業界的年度盛事,不少享負盛名的星級大廚更是歷年來的中流砥柱,Pierre Gagnaire、Pascal Barbot與Michel Bras等低調名廚便是活動常客。今年出席第15屆Omnivore Food Festival的150位料理人中,多了一位與別不同的稀客:來自總統府(Palais de l'Élysée)的御廚Guillaume Gomez。

9月中旬的星期天,在艷陽下的Scène outdoor分享會上,一身舒適隨心打扮的Guillaume欣然說起他與Palais de l'Élysée的緣份,「當年的年輕人仍要服兵役。19歲的我一心只想待夠一年,完成責任後便出去看看這個世界。難以想像如入職時共事的同事般,有些居然工作了40年⋯⋯想不到23年後的今天,我仍然在那裏,哈哈哈。」笑聲爽朗,說話直率的他繼續侃侃而談:「我們每日的工作都不一樣,充滿挑戰。每次要煮的份量,從最簡單的三文治,至逾百人、逾千人的國宴都試過。」疫症前的工作日新月異,幾乎每個月都要出勤,從花園的另一邊至世界的另一端均留下了他的足迹。「有次總統先生(Macron)要求我在沙漠為1,500位軍人煮菜做飯,最大的挑戰是建立廚房的運作。」Guillaume是法國史上最年輕的MOF(24歲)紀錄保持者,當年的一夜成名卻從未沖昏頭腦。「那時有不少傳媒追訪,我自覺既沒有餐廳要宣傳、也不好功名,那麼所有的曝光只為滿足個人的ego,只會招惹妒忌,便決定謝絕一切採訪。」直至Sarkozy總統希望多加推舉總統府內的精英人才,加上互聯網的普及,低調的Guillaume才越走越前。

牧羊人悲劇啟發 助小農渡難關

還有另一件不為人知的軼事,影響了他的思維。「有一年英女皇陛下到訪,我為她準備了備受爭議的鵝肝菜式(因菲臘親王反對鵝的餵飼方法)。其中的主菜,我選用了來自法國南部Sisteron的羊架。」好幾個月後,他收到了一封來自Sisteron羊肉供應商的母親,很感動的傷感信件。「她的牧羊兒子經不起收入低微,生活拮据,在盛宴前已不勝壓力自殺身亡。因為我為女皇準備的整份餐單傳到了海峽的另一邊,頓時令Sisteron羊肉的需求大增,幫他們渡過了難關。」可惜兒子已經無緣看到。「這件事給我很大的啟發與衝擊,自此我每次在Salon International de l’Agriculture碰到不同的農夫們,都會主動慰問看看有甚麼可以幫忙的地方,不想等悲劇發生了才行動。」現在一有機會,他便會主動詳細地推介不同產地來源的優質食材供應商,讓他們發光發亮。2018年,他更與兩星名廚Michel Roth共同出任主張捍衞優質authentic食材的Euro-Toques France主席,積極幫助小規模的個體戶們。

一向以鏟青平頭裝示人的Guillaume,在疫情期間留有一頭蓬鬆的黑髮,不少人猜想以為只是禁足令的原因。但奇怪的是5月他重回工作崗位時,情願在廚師帽下戴上白色的髮網,也不願修剪。7月上旬他才透露,原來一頭秀髮是為了捐助為癌症病人製造假髮的慈善機構Fake Hair Don’t Care而留。「由於10厘米以上的頭髮才有用,我便惟有戴着惱人的髮網在炎熱的廚房工作。我希望透過自己的親身經歷,鼓勵一眾男士也出一分力。」深信世界大同的他,不單止在疫情一開始便與資深美食記者Stéphane Méjanès,集合500位大廚為全國的醫護人員準備營養膳食,更擔任非洲馬達加斯加(Madagascar)的廚藝學校Institut d’Excellence Culinaire Guillaume Gomez監護人,出錢出力為當地年輕人創造就業機會⋯⋯他的無私奉獻,令他得到今年Omnivore唯一的獎項Prix Omnivore的表揚。

撰文:楊崢

寧可不化妝,不可不吃早餐;愛時裝愛遊歷、更愛美食的模特兒、節目主持人、專欄作家。

IG: vanessayeungofficial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