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崢心導遊●Michel Bras的Aubrac高原

更新時間 (HKT): 2021.02.05 02:00
Aubrac牛隻肉味鮮濃。

在巴黎遵守禁足令的數月平靜生活中,無意間翻看了法國殿堂級名廚Michel Bras千禧年推出的首齣紀錄片《Inventing Cuisine》。平時極度抗拒鎂光燈的低調隱世高人,居然願意讓那時名不經傳的影壇初哥Paul Lacoste導演,以簡陋的器材與青澀的拍攝技巧,貼身追蹤從早至晚的生活點滴。片中Michel對Aubrac高原地區的一草一木瞭如指掌,愛惜故鄉土地的濃情溢於言表。

我與大多數老饕一樣,早年首次踏足Aubrac地區,也是為了他在Laguiole的三星餐廳Le Suquet而來。Aubrac在法國包含了三個範疇,分別是代表地區的Plateau de l’Aubrac、中南部的Aubrac村落,以及產量極少的Aubrac優質牛。高地平原有半年的時間寒氣逼人,可媲美北歐國度。雖然天然資源有限,卻是全歐洲少有的豐富多彩植物區(Flora),藏有超過千種林林總總的奇特繁花茂葉。Michel Bras是首個將它們引入高端餐飲的名廚:那碟舉世聞名、會隨着季節調整、以逾百款花草入饌的Gargouillou de légumes,每一口都是Michel與Aubrac的恩情。隨着他的成功,令Aubrac的名字由以往只是法國本土居民滌蕩心靈、休閒喘息的一片湼槃寂靜之地,躋身至國際美食餐飲版圖。

去年暑假的時候,疫症肆虐,人仍在異鄉。對《Inventing Cuisine》紀錄片中百花盛放、鬱鬱葱葱的綠蔭高山平原記憶猶新,也想念La famille Bras,決定來一次千里長征的十日自駕遊。

我倆從巴黎出發,輾轉六個多小時後就來到盛產清澈純淨的高質泉水、位於法國中南部的Aubrac地區。抵達的當晚,第一時間在Laguiole市中心品嚐了土產名物,有瀑布芝士薯泥之稱的傳統菜式Aligot。質感幼滑如絲絨,充滿韌性的Aligot薯泥,加入了大量tome de Laguiole芝士與crème fraîche,再以蒜油調味,未吃已香味四溢。侍應端菜上桌時會不斷地快速攪拌,再從高處傾入碟內。那濃稠黏糊得閃閃發亮的半固體薯泥,恍如花枝招展的不停向食客招手,讓人垂涎三尺,食指大動。視覺效果一流,味道更是濃郁豐腴,醇厚渾樸,香糯黏滑的口感沾滿整個口腔,軟韌有致。

原生態植物園 名廚掌小茶室

翌日一覺醒來,喝過來自Michel自家花園種植的新鮮thé d’Aubrac香草茶後,主人翁已在地圖圈了好幾個Plateau de l’Aubrac必到的景點。第一站先往由他擔任顧問的Maison de l’Aubrac,欣賞在2010年移植至現址的植物園。途中經過一個牛隻養殖場,好幾十隻大大小小,淡啡、忌廉色澤均勻的Aubrac牛分佈山頭,正悠然自得地吃着四周的花花草草。小路的另一邊是偌大靜謐的山中湖,湖面倒映着蔚藍天空中的朵朵浮雲。那一刻的世界,就好像只有我倆與自由放養的幸福牛隻。

繼續上路,不消一刻已走進青枝綠葉、花團錦簇的小池塘原生態植物園,頓覺空氣清新怡人。內裏有不少是Michel的心頭好,如靈秀素雅的Reine des prés(meadowsweet)灌木,他喜歡以它們的花朵,製成帶有杏仁、青瓜清香的油來食用。還有當地獨有的Gentiane(Gentian)淡黃色小花植物,法國人會以它的根莖來釀製liqueur,是味道偏甘澀的開胃酒。那可是歷史恒久的savoir-faire工藝技術,必須有政府監管的許可牌照才能挖掘。

在現代感十足的玻璃長方形建築物的後方,有由Michel掌管的小茶室。在戶外舒適恬靜、綠蔭成群的氛圍下,提供味道吸引、簡約地道的鹹甜tartine小食與糕點為遊人充電。特別推介Gentiane口味的lemonade與雪糕,俱是消暑解熱的最佳良伴。

撰文:楊崢

寧可不化妝,不可不吃早餐;愛時裝愛遊歷、更愛美食的模特兒、節目主持人、專欄作家。

IG: vanessayeungofficial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